性伴侣

来自女性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性愛專題

  • 精華

性交 體位 口交 肛交 做愛 射精 愛撫 自慰 生理

  • 專題壹
  • 專題貳

在近年来出现的种种性学新名词里,中国读者觉得最别扭的,可能就是伴侣和性伴侣这两个词。《美国人的性生活》一书的作者们是这样定义这两个词的:伴侣说的是与之结成比较长期的(一个月以上)性关系的那个人。伴侣既包括正式的配偶,也包括在一个月以上的同居关系中的对方,而那些一夜风流式的性关系里的对方,美国作者们并不认为是伴侣。

性伴侣则是一个更为广泛的概念。它既包括所有类型的伴侣,也包括一切与之性交过的人。也就是说,只要当事人跟某人性交过,那么不管次数是多少、双方的关系持续了多长时间,那个某人就都是当事人的性伴侣。因此美国作者们只有在谈到婚姻关系或者同居关系时,才使用伴侣这个词;只有在谈到所有的性行为时,或者在专门谈到既没有结婚也没有同居的性关系时,才使用性伴侣这个词。

在我们中国人的日常生活语言里,没有性伴侣这样的说法。我们觉得这个词很别扭,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一个原因是,仅仅从字面上的意思来看,伴侣倾向于指持续了一段时间的人际关系。因此那种一夜风流、性交一次就各奔东西的人,中国人一般不认为他们是性伴侣,甚至连有关系都够不上,只能叫做发生了关系。另一个原因是,中国人一般都喜欢首先分清一种性关系的性质,然后再用道德色彩鲜明的词汇来分别称呼这种性关系里的当事人。例如配偶、爱人、我家先生、太太、老婆、(恋爱)对象、(恋爱意义上的)男女朋友等等,都是指合乎道德规范的性伴侣或者准性伴侣,都是褒义词。反之,野男人或者野女人、破鞋、跟他(她)搞的人、混的人等等,都是指不道德的性伴侣,都是贬义词。

由于这两个原因,我们中国话里一直也没有出现过一个概括的词,能够把所有那些与之有过性交的对方都包括进来。这样一来,如果把破鞋和太太、偷情郎和丈夫都叫做性伴侣,恐怕一般中国人都觉得无法容忍,一些人可能还会觉得这是对不道德性关系的褒扬,或者是对合法夫妻的贬低。

但是我们却不得不使用伴侣和性伴侣这样两个词。第一,这是因为我们确实需要有这样一个词来泛指一切性关系中的对方。第二是因为在英文里,这样的用法已经习以为常,在大多数情况下已经既不带褒义也不带贬义,而是个中性词汇。我们也应该在中文里把这个词当成是中性的词汇。第三,我们中国自己的情况也在急剧变化之中,我们的词汇也确实需要变一变了。

只要没有脱离现实生活的人都知道,至晚到1990年前后,一批新词已经涌现出来,诸如:傍家儿(或者是傍肩儿?)、小蜜、傍大款、情人、婚外恋等等。这些新词汇究竟是褒义还是贬义,中国人已经无法再保持完全一致的看法了。虽然我们相信大多数人可能仍然把它们看作是贬义词,但是至少仅仅从字面上看,已经没有脏字和骂人的字了。例如婚外恋这个词,千百年来一直仅仅叫做通奸,毫无疑义是贬义词。但现在的恋字,仅仅从字面上看,是怎么也看不出贬义的。再如傍字、蜜字、情字,也没有字面上的贬义。这些词并不是哪一个人凭空造出来的,而是在广泛的流传中约定俗成的。它们反映着社会的变化。既然现实生活已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使用一个中性的性伴侣呢?

关于每个人拥有多少性伴侣人数的问题,最旧而又最经典的笑话莫过于——你报上了数字,然后对方沉默良久,你正待纳闷或者试图解释,结果对方说:“噢,亲爱的,我正在数。”《Sex and the City》中也用了这个段子,性爱女战士莎曼达去做检查,医生问及其性伴侣人数,她瞪着医生愣了半晌,然后说:“Oh,I'mcounting.”

不过总的来说我们基本上不会在现实生活里碰到如此夸张的黑色幽默。调查结果里中国人的性伴侣数目是全球最少的——只有2.1人,并且70%的中国人只有一个性伴侣;而全球有性生活的人们则平均有7.7位性伴侣,再怎么数,也用不了20秒钟。

美国著名女性杂志《Glamour》也曾针对这个问题做过一个问卷调查,获得了超过六百位读者的回信。回信的女性读者们,平均有过10个性伴侣。芝加哥大学的社会学教授爱德华蓝曼博士表示,10个性伴侣很显然是超过了全美女性的平均数,不过——“愿意花时间回函给这类性学调查的人,本身对性就抱有强烈的兴趣,”他解释,“这一类的人行为比较主动,而且次数也较频繁。”

但是,在回信的女性中,很多人表示在她们所有的性伴侣当中,只有一半以下给过她们性高潮,甚至提到她们根本未曾享有过性高潮。经过一番折算,在这项调查中,有超过七千个美国男人被归类为仍需加油的一群,因为他们没有令其伴侣体验到高潮;而不止一个女人承认,她会嫁给她的性伴侣,原因无它,因为他是第一个让她有性高潮男人——或者我们可以这么说——大部分的女性不管对性多么感兴趣,性仍然是她们嫁人的理由,仍然是过程而不是目的,和相当数目的男性视性为目的完全不同——所以,至今可以惹恼大部分女性的行为莫过于——

云雨之后,男生对女生说:“我可没有打算结婚。”

每个人拥有多少性伴侣应该有一个标准的数字吗?对不起,没有标准答案,只有个案:

“我觉得数字3相当完美。一号情人是你的第一次,在你们两个人都仍天真,且仍在学习的时候。二号情人是带给你实验性刺激的人,也是你可以从他身上学到一些新技巧,并尝试一些新体验的人。而三号情人就是你的终身伴侣了。”

“一个才是对的。对于那些不会对老公是惟一性伴侣这件事感到雀跃的人,我真的替他们感到遗憾。”

“这个数字最好在你的手指头和脚指头加起来还可以数的范围内。不要让你的性伴侣的人数多到你可以在一个派对中,挑出两个和你有过关系的人。”

性伴侣

性伴侣是成人世界许多人所追求的一种男女关系。为的是这种关系“干净、安全、快乐”。

虽然许多人都把性伴侣叫做“情人”,但是除了性伴侣和情人关系一样可以维持相当长的性关系时间外,两者之间几乎没有其他相同之处。性伴侣类似于“一夜情”,男女双方不需要有爱情,甚至不需要有感情。这也是性伴侣和情人的最大的不同。

性伴侣往往由一夜情而来,就是所谓的“多夜情”吧。交往的双方首先需合“眼缘”,彼此看得上;其次合“体缘”,床上能配合默契。然后才会长期的交往下去。然而,性伴侣之间没有任何的感情的交流,肉体的欢娱之后往往是彻夜的空虚。

招牌口号:“只需要陪伴不需要相爱。”

“心灵的空虚有很多解决的办法,但身体的饥渴,却无可奈何,所以,我需要性伴侣。”

经典镜头:

1、周五快下班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他的声音响起来:“这个周末你方便吗?”她想了想:“我想想看,喔,不行,我有个朋友要从广州过来看我,恐怕你不方便过来。”

他很干脆,笑笑说:“好吧,祝你周末愉快,想我了就Call我。”

2、每个固定时间,他都会如期至约,接她下班吃顿饭,然后去他的公寓或者她的宿舍,春宵一宿,然后告别。她甚至连他的工作情况都一无所知,惟一能确定的是,他是个不错的性伙伴。

关系透析:

怀特·米尔斯在《私情缠绕》中说:“现代人的一个特征是像找寻财富一样地渴望不为人所知的亲密私情,在适当的时间出现和停止。”

如今的性伴侣的含义里,除了解决生理问题外,更多的是对自己的安慰和对现实的逃避。毕竟都是害怕寂寞,更害怕别人知道他们寂寞的人。我们需要爱,也不可以没有性。大多数时候,性和爱是一样重要的。有个性伙伴,至少有了身体的温暖,可以暂时忘却心灵的孤寂。

潜在危机:

罗素早已经一语道破:“爱情能使我们整个的生命更新,正如大旱之后的甘霖对于植物一样。没有爱的性行为,却完全没有这等力量。一刹欢娱过后,剩下的是疲倦,厌恶,以及生命的空虚之感。”

我们报社里有不少刚开始谈恋爱的小同事,问过他们:“伴侣在和你谈恋爱之前,她们谈过多少次恋爱,你们觉得是还可以接受及容忍的?”稍微思想斗争了一会,他们说:“……两,两次吧,已经是极限了吧,再多真受不了了。”非常之符合国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