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讓情人懷孕說曾經愛過我




男友讓情人懷孕說曾經愛過我

導語:步春在我的床上午睡,過了很久,步春睜開眼突然問我,我愛過你,你愛過我嗎?我才知道,步春,他一直都沒睡著。但我,假裝沒聽見。因為明天的步春,將會成為別人的新郎。

我至今難忘見到步春的第一印象,有點兒驚豔,他的氣質很像《冬季戀歌》中的裴勇俊,只不過他比裴勇俊瘦弱。我與步春並不認識,他是我一個閨蜜的大學同學,他們交往甚密,仗義的步春在閨蜜家的燈具公司剛起步時給予了很大的支持,閨蜜視他為自己人。我也是閨蜜家的常客,常能在與閨蜜的飯聚時聽到關於步春的近況。大概是,步春各方面條件都很好,得到了各個年齡段婦女的喜歡,但35歲的他也從未認真地投身相親事業。

我喜歡步春,其實見他到第一面時就喜歡上了。我曾經偷偷地在閨蜜手機裏找到步春的號碼,給步春發過短信,邀請他喝茶,表達了對他的好感,但很長時間過去,我並沒有收到回複。真正與步春相識是在半年後,閨蜜的大齡姐姐要結婚,需要一個伴娘和伴郎,我和步春成功入選。婚禮當天,我精心打扮了一下。步春見了我說,不好,你打扮成埃及豔後,待會婚禮上絕對有人起哄讓我吻你。我笑著說,吻一下也無妨,像我們這種談過幾次戀愛的人,送吻就像送水果一樣方便。

果真,婚禮上我與步春吻上了。這預示著婚禮過後,步春會主動送我回家,坐在他的車子上時,步春的一只手已經握住了我的。喝完酒的他臉色微紅,對我說,其實,好久前,你給我發的短信都收到了,謝謝你對我的賞識,我也很喜歡你這樣直接的美女。我明白步春為何此時對我說這些話,他不過是想求一晌貪歡罷了。雖然成熟男女之間的速食性愛我們已爛熟於心,可是,那是我想要的嗎?

那晚,我沒讓步春留宿。那之後的一個星期,我的心躁死了,因為步春一連約了我好幾次,每次都說不請我上去喝茶嗎?我問他在哪裏?他說,就在你家樓下。顯然,他把我當成了可以得手的女人。可是我有我的對策,若是我不想見一個人,那他絕對不會得逞。直到某天,我在公寓樓下碰見步春。見到他在蹲點,我笑了,我問他,我值得你這樣嗎?他說,美麗的事物都值得我這麼等。

於是,我和步春,就有了那一夜。但事情比我想象中的好,那夜激情過後,步春說他想與我聊天。他說,之所以執著地在我樓下蹲點,是因為看見我博客裏有一篇寫初戀的文章,他覺得我跟他是同一類人。我的初戀男友是出國了,讓我等他,但我聽說他出國後不過第三個月就有了新女友。步春問我,你恨他嗎?我說恨過,但現在發現愛情對我來說,不是一輩子。更像一段旅程,陪他的那段走完了,緣也就盡了,沒理由恨。步春吻了我,他說,你願意陪我走一程嗎?我握了他的手。

那夜後,步春經常會給我的小家添置些花花草草,他說,很喜歡跟我待在一起,但他越來越少在我家過夜,我也並不去問。相處了一個多月後,我的例假遲遲沒來,對此,步春陷入了思考。我說,你不必思考,即使有了,也是我自己的事。步春說,其實我在思考的是,假如懷孕了,你會不會第一個念頭就是去墮胎。那念頭會讓我很受傷,因為我想過,和你生個孩子也不錯。步春的話讓我覺得溫暖。但我與步春,只相處了三個月。

三個月前我熟悉的客戶突然約我喝酒,了解過後,我才知道他最近在辦離婚,所有的財產都要平分,這讓他無比惆悵。因為這麼多年來,他的妻子不僅沒為家庭貢獻多少,還在去年有了外遇,與大學事的男友勾搭上了,那男人一直愛著他,一直勸她離婚。他的妻子我以前見過無數次,還算美麗,但我沒有想到,她就是當初拋棄步春的那個人,而步春,是個忠於自己理想的人,因為一直渴望娶到她,所以現在無論她遭遇如何,也絕不會放棄。而且,現在女人還懷了步春的孩子,除了結婚,沒有第二個選擇。

其實三個月前,當我在婚禮上與伴郎步春接吻時,就知道這些事。但是我屬於那樣的女人,我已經失落慣了,當然不怕失落,我只怕沒愛過。如果有與喜歡的人接觸的機會,我會飛蛾撲火。就這樣,我與步春相處了三個月。

步春最後一次來我的公寓時,陽光很不錯,我們裝作相安無事。我在飄窗上喝著咖啡,看村上春樹的新書,耳朵裏插著MP4。步春在我的床上午睡,過了很久,步春睜開眼突然問我,我愛過你,你愛過我嗎?我才知道,步春,他一直都沒睡著。但我,假裝沒聽見。因為明天的步春,將會成為別人的新郎。而此刻的我,在內心裏,已經準備好了結束與他的旅程,那一段叫做愛情的旅程,真的沒什麼可傷感的。



關於美麗學院
這是一個傷害的時代,各種污染的殺手對於女性的肌膚造成嚴重的損傷;這是一個壓力的時代,無時無刻的壓力不斷摧殘青春,帶給女性更多的老化難題;這是一個必需更美麗的時代,在職場、在婚姻、在社會,美麗已成為一項無比重要的武器。
如何留住青春?在美麗的儀態與容顏中活出自信,是女性永遠無法畢業的課題。
為此,我們建立了這個美麗學院,用知識激發行動,幫助女性朋友們永遠美麗自信。
  • 上頁
  • 頂部
  • 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