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的性 第二章 手淫文化的傳播(7)

作者:[美]托馬斯·拉科爾

  提索在書中解釋了那位英國庸醫的作品是如何滲透進學術領域的。自他的作品出版之後(提索在這裡指的是拉丁版出版之後,法語版之前),一位學術權威告訴他,《手淫》一書里有些內容並不真實,而且那本書曾被斥之為下流淫穢作品——雖然這種指控是錯誤的,而且,它的德譯本曾因無法獲取特權而被禁止發行。[27]因為這些原因,提索曾考慮過刪除有關《手淫》評論的部分。因為,雖然有「假象的成分」,但總的看來,《手淫》的內容「過於真實」。另外,提索還對當時的一些德語版本提出批評。然而,最終提索還是在書中提到《手淫》,對提索的這一行為起決定作用的是一封來自當時著名學者約翰·魯道夫·斯特林(Johann Rudolph Stehelin)的來信。這封信里講述了德國哈雷大學教授弗雷德里希·霍夫曼(Friedrich Hoffman)所經歷的一個病例。(霍夫曼教授以「精氣」學說而著名,他認為,人體中存在著如「精氣」一般的液體,從各神經傳送到肌肉組織中,並且保持在一種攣縮的狀態中。這一觀點廣為流傳,並認為,手淫由於過度損耗「精氣」,所以會導致下頜鬆弛,四肢無力等症狀。)信中說,霍夫曼的一個病人因過度手淫而患上疾病,在採取了《手淫》作者推薦的藥品和療法之後,病情大有好轉。簡言之,《手淫》不但在手淫患者之間廣為流傳,也引起了醫學界的關注。據我們所知,當時瑞士有一個手淫患者,曾經特地趕到法蘭克福來購買此書。[28]

  但是,提索的《論手淫》則完全是另外一種意義上的成功,它的出現在歐洲學術界立即引起巨大的轟動。與《手淫》不同,這本書根本不推銷藥品,與賣藥毫無關聯。而且除了告誡人們不要從事這種行為(如果已經開始,則應馬上放棄)之外,並無其他建議。這本書所開出的「藥方」也無非是:健康生活、保持良好的性伴侶、適當進補。在此意義上,《論手淫》完全獨立於《手淫》所引起的藥品推銷風潮。不管是出於何種原因——具體原因將在後面章節中作以探討,《論手淫》一書一經出版,立即吸引了大眾的視線。

  關於提索《論手淫》的具體版本,迄今並未有完全而系統的文獻資料統計。但就我們所知,僅18世紀就有數十版之多:在倫敦、布里斯托、巴斯、都柏林;在提索的故鄉洛桑;在伯爾尼、日內瓦;在法蘭克福、萊比錫、奧格斯堡、漢堡,以及埃森納赫;在烏得勒支、阿姆斯特丹、魯汶;在馬德里、費城、維也納、威尼斯……幾乎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版本(義大利語和希臘語至少各自有一個版本)。[29]這一長串名單中還不包括節選本以及抄襲之作。僅從數量上而言,《論手淫》可以算得上是18世紀的暢銷書。光法語版就有35版之多,各種語言的譯本共61種,此外還有其拉丁版的6個版本和4個譯本。這個數字可以和盧梭的暢銷小說《新愛洛伊絲》相提並論——《新愛洛伊絲》僅在18世紀就有137個版本。簡言之,這本關於手淫話題的第一部「嚴肅之作」是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暢銷書,而且在19世紀仍然為人們所關注,不斷再版,並被翻譯成更多語言(例如,1855年時,該作品已擁有5個俄語版本[30])。

  在《論手淫》一書出版之時,提索就已經是一位名人了。他不僅在18世紀的醫學領域做出了獨到的研究,而且還翻譯了當時赫赫有名的生物學家阿爾布萊克·馮·哈勒(Albrecht von Haller)的作品。1754年,提索撰寫了一部有關天花的醫書,被世界廣泛認可,並被《百科全書》譽為「奠定了預防接種學的基礎」。《論手淫》出版的當年,提索被提名進入皇家科學院,並於次年出版了著名的《對健康生活的忠告》。這本書的出版令提索這個名字家喻戶曉。他所提倡的醫學哲學——手淫也包含其中——風靡了整個歐洲。詹森醫生有一位朋友瑟萊爾夫人,她家中的僕人生病,這位夫人對兒子說:「給我拿布肯的《居家醫學指南》來……算了……還是拿提索的書吧,他的書更好。」「好的。」她兒子回答道,於是把《對健康生活的忠告》拿了過來。這個小故事絕好地說明了提索當時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這本書在18 世紀共出版了130個版本,被翻譯成至少14種語言,其中包括兩個印度泰盧固語的版本。衛理公會派創始人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對此書作以刪節之後,在「鄉村和城市的衛理工會教堂里」出售,並讚譽道,提索是一個「博學多才、見多識廣、經驗豐富」的學者。此外,依地語(德語、希伯來語和斯拉夫語的混合語,猶太人使用的國際語——譯者注)第一部醫學叢書的誕生在很大程度上也依賴於此書的德語和希伯來語譯本。[31]這本書和提索其他的著作一起,使提索成為了整個歐洲的明星。蘇格蘭作家詹姆士·鮑斯威爾(James Boswell)曾提到,在1768年7月25日——那天是一個星期天,他躺在床上,花了大半天時間閱讀提索的這本《對健康生活的忠告》。這本書「給予他一些從未有過的思考」。當然會這樣,因為這本書以嚴謹的態度描繪了一些疾病產生的緣由,這些疾病都是因一些長期的心理問題以及手淫(此行為令鮑斯威爾感到極為內疚和反感)而引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