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交

發燒推薦

出自女人寶典-女性百科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口交是指口腔与阴茎接触的一种变异的性交方式。中国古代称其为品玉或吹箫。在古代文学书籍的性描写中经常用到的“颠龙倒凤”一词实际就是指男女相互的口与生殖器的接触。因为进行这种性交时两个人的方向完全相反,有人形象地称为“69”式。像那些“舌耕之道,樱口之技”等雅称虽不能作为学术名词,但作为解释介绍用语却大体相宜而且简练别致。可惜人们至今尚未给这两种刺激方式授予正式的学术称谓。20世纪中期金西的性调查报告揭示了人类性行为的种种奥秘之后,人们才突然从睡梦中醒来,当时就有半数女性承认

性愛專題

  • 精華

性交 體位 口交 肛交 做愛 射精 愛撫 自慰 生理

  • 專題壹
  • 專題貳

有过口交经历。而且受教育越多,承认实施过口交的人就越多。一位性研究人员指出:如果说性观念已经发生转变,那显然是发生在口交的实践和双方普遍接受上。总的来讲,口交是一种健康的、正常的和普遍的性行为。口交的性功能人们已逐步认识到口交不仅仅是正常的。口交的盛行固然与人们得益于对性的宽容的态度,但也不能否认与当今技术文明的进步有关。国外的一份调查数据表明,有口交经历的女性42%感到婚姻是美满的,而没有口交经历的妇女只有23%感到美满。口交对于具有种种性功能障碍的人来说更是福星。就生理结构而言,口交是最接近或者某些方面甚至超过性交的行为。口腔黏膜柔软光滑,因为含有大量的触觉神经细胞而感觉丰富,舌头柔软灵活,又具有味觉,口腔肌肉运动有力,这些不但能够对阴茎带来愉快的刺激作用,而且对于女性同样会产生性兴奋和快感。对口交的各种偏见对口交现象,在民间中说法不一。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三种:第一种是“采精补阴”论者。民间有“闭而不泄,还精补脑”的说法。更有人曲解口交,说是女性得到这种宝贵的精华,能够延年益寿,青春永驻,因而鼓励女人口交中吞食精液即吸精。其实精液中除了精子主要是由蛋白质组成之外,只有少量的果糖和水分,吸食后并没有起到什么营养作用。当然,食后也不会对身体有害。

印度杰出的性医学专家高塔里博士将精液视作“无可无不可”的“东西”。他在一次涉及对精液的评价时不无打趣地说:“对繁衍后代来说精液很重要,此外它就是废物。”第二种观点因为口交是口对生殖器,认为是污秽肮脏之举动。但事实上生殖器上的细菌未必就比口与手上的细菌多,若是清洗干净就不存在洁净与否的问题了。人们担心其卫生问题,只是因为阴茎是排尿器官,自然容易联想到卫生问题。

也有人反过来强调口腔是脏的,认为会给生殖器带来感染的危险,但却拿不出任何可信的证据支持他们的说法。

第三种观点认为口交是伤风败俗的变态性行为。既然性活动是那么神秘而且具有无限魅力,其表现形式又是那么丰富多彩,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人为地把某种行为赋以正确的、合理的、自然的含义,而把另一些行为就看成是错误的、异常的、甚至是不能容忍的呢?对口交的社会观念转变我们可以根据海特的调查资料来看一下婚内口与生殖器性交发生的百分率。受调查对象分为受过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两组,每组再按男女各分两组。首先介绍采用女方对男方口交的百分率:中教组的百分率为45%,高教组的百分率为66%;让我们再看一下男对女口交的百分率:中教组中的百分率为56%;高教组的百分率为66%。而这组调查数据恰恰比此前金西所做的同等的调查数据提高了很多。

从中可以看到,在金西时期婚内口交的发生率与受教育程度显著相关,到了海特时代,受不同教育的人群中口交性行为的差别就不明显了——这足以反映出普通人性价值观念的改变。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对口交持宽容态度,尤其是在青年人中间,很少有人再将它看成是变态行为。那么,我们应该怎么样看待口交呢?大多数性学家的意见是:只要是发生在夫妻之间的,双方都能够接受的性行为,都是正常的性行为。

目录

名稱

中文

用来描述口交的词彙很多,包括各种文雅的和粗俗的词语。替男性口交的中文常見詞語為「吹簫」或「品簫」、「鯉魚嘴焗熱狗腸」,或是低俗一點的「哈棒」、「吃熱狗」、「吹喇叭」、「哈龜」、「吃香菇」。而在台灣同志圈中,單用「含」字亦常見,如「含棒」。」

英語

相對於中文,英語中對於口交的用語似乎較多。“fellatio”是一个比较专业的术语词,来源于拉丁语的“fellare(意为舔吸)”。另一个俚语说法中,给他人进行口交(不论对象是男性还是女性)叫作giving head to或going down on(在有些地区,giving head仅指给男性口交)。有时也用gamahuche这个词指称口交。对男性进行口交的专业术语词应该是fellatio,但是通常口语中用的词则是blowjob、cocksucking,在英国又可称为french,等等。对女性进行口交的比专业的指称是cunnilingus这个词,口语化的说法是cunt licking。对女性进行口交的叫法相对于男性的来说是很少的,包括eating out、 sugartime、muff-diving、carpet munching和giving a tongue bath。

cocksucker(直譯:吸阴茎|屌的人)在一些人看来是非常严重的侮辱,在美国屬「七大脏词|七大忌语」之一

动机

一般人都知道精子进不到阴道就不大可能会導致怀孕,那么口交就可被用为一种避孕的手段了。很多人——包括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为此原因而选择了口交或肛交的性交方式(尽管肛交时精液还是有可能进入阴道)。

有些人不能接受口交,但也有很多人乐于此道。据社会调查有学历越高的人越容易接受这种想法的说法。有时口交并不是为了避孕,而是作为“前戏”而为之。不仅是生殖器官具有大量神经末梢,十分敏感,雖然舌头、嘴唇也是如此,由於嘴中並沒有刺激性慾的受器,是無法感受到性興奮的,但因敏感的觸覺,若同時進行性幻想,是可以勾起性慾的。

方法

本圖顯示用口或舌刺激对方生殖器的性行为。

吸吮陰莖

常说的「吹簫」其实是误导的说法,因为给男性口交是不用「吹」的。英文中的「吹簫(blowjob)」这个词来源于60年代,那时给男性口交是换取可卡因的一种手段,那时可卡因的一个叫法就是「吹」。通常的技巧就是把勃起的阴茎的前端(龟头)含在嘴里,同时用手有规律地抚弄阴茎其余的部分;也可以用舌舔弄睾丸和阴茎整体。吮吸也是常用的,用以增加对阴茎的压力的磨擦力。(当把睾丸放到嘴的时候,可称为「泡茶包袋」,因为这看起来有点像把袋茶在杯里涮一样。)

至於為何不稱「吹笛」,而稱「吹簫」?主要由於中國笛是橫著吹奏,簫則是豎著,而口交時動作較類似後者。

口交可以产生性高潮并且射精|射精液|精,取决于同伴的喜欢选择是否吞掉它。要注意到强的性刺激会使阴茎头产生少量液体,叫做“球腺液”,是由尿道球腺体分泌的,它不是精液,但里面可能含有活性的精子。这种液体的作用是清洁尿道,为随即的射精作准备,也可以在前戲阶段润滑包皮和龟头。

一种极少见的技巧是深喉龍(性活动)|深喉(美國政治醜聞),来源于同名的色情电影。就是将整个勃起的阴茎放入嘴里,然后慢慢地使阴茎头滑入同伴的喉咙裡。

舔阴

舔阴

一方亲吻、吮吸或舔对方的阴户、阴蒂甚至阴道内口。对某些女性来说,舔阴比性交更容易带来高潮。

自我口交

main|自我口交

自我口交是指用口刺激自己的性器官从而获得性快乐的行为。多数男子由于阴茎不够长以及由于躯体韧性差而无法进行自我口交。体操、柔术(:en:Contortion|contortion)、瑜珈等训练可以使一部分人获得此本领。性學大師金赛称只有不足1%的男子能够自我口交。

女性也可以自我进行舔阴,即自我舔陰(:).

肏口

同吮吸阴茎相似,但是把口腔看作一个相对被动的孔,从而使吸者变得被动。通常的俚语叫做“面肏”。

戏剧演员山姆金尼森(Sam kinison) 在声名狼藉的现场戏剧里的舔阴动作就是画出字母表来

最好能使用新鲜的气味(比如使用薄荷清新剂),这样舔阴者就会强烈感应这种气息。[1]

呻吟也是可以实现的,就像吮吸阴茎一样有快感有效率(但是每次兴奋会消耗很多能量)。

69式(相互口交)

两个女人之间的69式
  • 69式是一種性交體位,兩人的頭各自對著對方的生殖器。因雙方替對方口交的體位貌似數字「69」(一頭一尾)而得名。这种性行为既是使双方能同时对对方施以口对生殖器刺激,它往往成为两方(男-女、男-男、女-女)性活动的前哨戏。但是要注意,若是其中一人的雙腳夾得太緊,很容易讓對方窒息。但正常情況當雙方正享受性興奮帶來的歡愉時, 都會自然地分開兩腿, 只要多加留心, 注意性活動安全。

震盪

施与者如果在吮吸阴茎或舔阴时能够發出聲響或唱歌,那么接收者就会感到极度的快感,这时施与者的嘴相当于自慰器,不同于机械震盪自慰器的是:有口水作为润滑剂而且易于调整。

舔肛

尽管肛门不是生殖器或生殖器官,舔肛--对肛门的刺激--归类于口交。 一边舔肛,一边用手刺激性伴侶,也叫做“生锈长号”,在大陆、港台地区的性服务场所,也把舔肛叫做毒龙鑽。

划圈

划圈(Blumpkin)是吮吸阴茎的一种,但不限于生殖器,还有对肛门的刺激。也有表达说划圈是吸吮阴茎的一种,指女性在廁所排遺時,同時為男性口交。

健康问题

精液含有水,少量盐、蛋白质和果糖,略微碱性,所以有人觉得是苦味和咸味的。不论男女,体液都对对方没有任何伤害,除非有性传播疾病(参看下列词条#性传播疾病|性传播疾病)。

坊间传闻精液有营养,是补充蛋白质的好办法。这不太可信,因为精液只有很少的蛋白质,而且只有在口交的时候才有作用。但是最近的研究[2] 表明精液中含有激素或者会影响激素的分泌,这些激素会提高人的情绪,降低过高的压力感,而激素的吸收则通过粘膜,比如口腔,阴道和肛门,而吞下精液并消化也有同样作用。

性伙伴应该注意牙齿不要用力过大,以免咬伤和擦伤了生殖器,而口交的动作过于粗暴,也会擦伤口腔。那些有下颌联结紊乱症的人会感到口交很不舒服。

性传播疾病

  • 尽管口交被认为比性交和肛交安全,但是衣原体、人类乳头瘤病毒 HPV、淋病、疱疹、肝炎(过度劳累)以及其他性传播疾病(STDs)包括HIV(引发艾滋病的病毒),会通过口交传播。特别需要避免的是直接接触HIV感染者的体液。
  • 特别要注意,口交伙伴要避免生殖器和口腔有伤口或疼痛,牙龈出血或者才刷过牙,使用牙線完 ,还有做过牙科手术,以及吃过易碎食品,比如薯条,这些情况都使生殖器在口腔中擦伤。这类伤口,就算是用显微镜才看得见,也会加大本来很小几率的性传播疾病的可能。这些接触也会由于隐藏在生殖器上的普通的细菌和病毒而感染。因此,许多医学专家建议在口交中使用保險套(避孕套。有特制的避孕套专为此设计),或是塑料或橡胶制成的口腔保護膜。

气塞病

如果对怀孕女性的阴道吹气,那么就有气泡顺着胎盘进入女性的循环系统,导致气塞病,甚至死亡。医学文献关于这方面的报道很少,是很少发生的情况。尽管如此,轻轻地向阴户吹气,是很快感和安全的。

历史

龐貝城出土的男對女口交畫像

中世纪开始西方世界把口交视作禁忌,在那以前却没有特别约束,口交或多或少被那些实行有规则和定期洗澡制度国家所接受。

但是明显的禁忌仍是存在的:在基督教时期以前的古罗马,性行为被看作是征服和控制,两个拉丁词可以作证:irrumare(用口舔)和fellare(被口舔)。在这个体系下,一个男人在性生活时由于去舔(被控制)而降低了社会地位;同样的逻辑允许男人接受女人或者比他地位低的男人(比如奴隶或债务人)来舔阴茎,这样就能控制地位低下的人的行动。罗马人认为口交更为恶劣,甚至是肛交(那些人在就像餐会上的客人一样不受欢迎)。有讽刺意义的是莱斯博斯岛上的妇女,被认为是口交的引进者,说她们用精液来漂白嘴唇。

所以,在希腊,“进行”口交的人是主语,而“接受”口交的人是宾语。罗马时代,吮吸阴茎和舔阴都是宾语,所以男人那么干是很丢脸的。在社会地位低下的人之间进行口交是多余而且是视作禁忌。所以“进行”口交的人是宾语(在顺从状态),而“接受”口交的人是主语(在控制状态)。[3] 口交作为禁忌也有公共卫生的因素。在罗马,生殖器被认为是不乾净的,口交会让口变髒,并最终会导致公共健康问题。

今天进行/给予与得到/接受口交的人都是主语和宾语。男子都会认为口交是主语,而那些妇女则被看作宾语。在西方和其他许多国家,口交上仍不合法,同鸡奸一样。但是那些法律一般针对同性者。1998年的莱温斯基丑闻案里其定义的精神得以充分彰显:那时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一再声称“我同那个女人没有性关系”,但是却不断接受了莫尼克·莱文斯基的口交。事实上,莱文斯基同克林顿相处结束,然后在一个电话采访里回应是否性交时说:“不,我们只是玩玩”。

这种「口交不是真正的性」的观点在年轻一代广为流传,几乎完全同以前的对口交的道德化表述不一样,那里认为口交是肮脏的,至少那是两人之间最亲密关系的一种。一个直接后果就是“群交”,对男人进行“吹箫”,有他们阴茎上的口红作证。

个人工具
發燒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