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度爱情(1)

  有些事,我们明知道是错的,也要去坚持,因为不甘心;有些人,我们明知道是爱的,也要去放弃,因为没结局;有时候,我们明知道没路了,却还在前行,因为习惯了。

 1

  李小东?安检人员拿着我递给他的身份证,盯着我的眼睛问。

  你叫李小东?见我没什么反应,他又问了我一遍。

  我低头掸了一下胸前并不存在的灰尘,捂着嘴轻轻咳嗽了一声,努力让自己紧张的情绪稍微缓和一些,并让面部表情看上去更自然一些,然后朝他点了点头,用尽量平静的语气说,对,是我。

  他向旁边那个已经被翻开的旅行包瞟了一眼,里面除了几套换洗的衣服,还有十来万元现金。不过那几套休闲服与我此刻身上笔挺的西服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相比我一身干练的白领行头,那个行李包更像是一个背包旅行者的东西。

  但他似乎并没有对我的衣服产生什么疑问,相反对那些现金倒很感兴趣,笑着问,怎么带了那么多现金,李先生是从事什么职业的?

  虽然明显听出了他的疑问中带有很大的审讯口吻,但我还是假装友好地朝他笑了笑,说,没办法,我们做生意的人,身边总是需要多带些现金,以备不时之需。

  他笑了一下,把视线从他面前的电脑屏幕转移到我的脸上,说,麻烦李先生把你的眼镜摘下来好吗?

  我摘了墨镜,假装大度地对他笑笑,说,没问题。

  我发誓,我当时的笑容一定很古怪,嘴角勉强挂着的笑容因为过度紧张而抽动起来,他看了看面前的电脑,然后抬头对着我的笑容皱起了眉头。

  我更加紧张起来,他看了看身份证,再看了看电脑,又看了看我,然后转身叫过旁边的一个安检人员,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这个安检人员看了我一眼,拿着身份证离开了。他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上下打量着我,似乎对我这一身名牌西服比较感兴趣,在他的目光中,我不由地挺直了身子。

  有什么问题吗?飞机快起飞了。我故作镇定地问他,同时抬手看了一下表。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那是一块很名贵的手表。

  可他连看都没看一眼我的表,只是一边走出来拉住我,一边笑着对我说,没什么,李先生,这只是例行检查,放心吧,不会误了你登机的,请这边走。

  我被他拽着,身不由己地刚走了两步,就觉得不妙了,在不远处,刚才拿着我身份证离开的那个安检人员,正带着两个机场巡警向这边快速地跑过来。

  我奋力挣脱他,转身就跑。但没跑几步,就被他们追了上来,然后他们一边一个反剪住我的胳膊将我死死地按在地上,同时一把枪对准了我的脑袋。

  我被他们按着,龇牙咧嘴地贴在冰冷的地面上,完全不顾我那身昂贵的名牌西服,一边挣扎一边费力地喊,你们要干什么?!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生意人!

  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对我说:不许乱动!王东!你被捕了!

  我浑身一震,瘫软在地上,万念俱灰地想:完了!假身份被揭穿,逃不掉了!

  接着脑子里一片混乱,只模糊出现夏萌和李明的影子,丫的!套句俗一点的话来说:往事就像过电影一样。


  2

  星期一,上午8点50分,我强睁着惺忪的睡眼,一如往常的在朝阳门地铁站下车,门刚开,身后一个女孩子就急匆匆地撞开我跑了出去:你丫怎么走路的……话还没说完,就只看到一个长发飘飘、白色上衣的背影,一转眼就消失在人群里了。剩下目瞪口呆的我被汹涌的人群推搡着。

  出地铁口的时候,眼前又突然飘过似曾相识的白色上衣,原来是刚才那个莽撞妞呀,正想上前找她理论,只见她正提着一个有她个儿大的行李包费力地往台阶上挪,旁边则跟着一个脸上写满感谢却又隐约有些担心的老人。见此,我怜香惜玉之心顿起,急忙几步跨过去,帮她把包提到了台阶上。老人不停地对她说谢谢,她则转过身来对我说谢谢。 [category:兩性文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