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結局 契可夫

作者 契可夫
列車長斯特奇金有一天不當班,在他家里坐著柳博芙·格里戈里耶夫娜,一個四十歲上下、相貌端庄、身体壯實的女人。她專事說媒,另外還干許多通常只能背地里悄悄說的事情。斯特奇金不免有點尷尬,不過像平時一樣嚴肅,認真,穩重。他在房間里踱來踱去,抽著雪茄,說:
“認識您非常愉快。謝苗·伊凡諾維奇向我推荐您,他認為,在一件非常微妙的事情上您將對我有所幫助。這件事至關重要,關系到我一生的幸福。我吧,柳博芙·格里戈里耶夫娜,已經五十二歲了,也就是說,在我這樣的年齡,本該子女成群了。我的職業是穩定的。財產雖說不多,但要養活心愛的女人和孩子們完全不成問題。我私下里告訴您,除了薪水,我在銀行里還有存款,這些錢是按我的生活方式節省下來的。我為人正派,滴酒不沾,過著嚴謹而合理的生活,可以這么說,在這方面我能做許多人的表率。可是話又說回來,我還是有所欠缺--沒有家庭的溫暖,沒有生活的伴侶,我像個到處漂泊的匈牙利人,居無定所,沒有任何娛樂,沒有人可以商量,一旦生病,連個端水的人都沒有,等等,等等。除此之外,柳博芙·格里戈里耶夫娜,在社會上成家的人往往比單身漢更有威信……我這人受過教育,又有錢,可是如果從某种觀點來看我,我又算個什么人?一個孤苦伶仃的人,跟某個出家人沒什么兩樣。因此,我十分希望徐門1能來牽線--也就是說,跟一位般配的女士締結合法婚姻。”
--------
1許門,希腊神話中的婚姻之神。他讀錯了。
“這是好事!”媒婆噓了一口气。
“我孤身一人,在這個城市里誰也不認識。既然我不認識任何人,叫我上哪儿,找誰去呀?正因為這樣,謝苗·伊凡諾維奇才勸我找一個這方面的行家,她的職業就是促成人們的幸福。所以我才万分懇切地請求您,柳博芙·格里戈里耶夫娜,請您大力幫助,安排好我的命運。城里的未婚小姐您都認識,您要促成我的好事是不難的。”
“這不成問題……”
“請喝呀,別客气……”
媒婆老練地把酒杯送到嘴邊,一飲而盡,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這不成問題,”她又說,“那么您,尼古拉·尼古拉伊奇,想找個什么樣的新娘呢?”
“我嗎?那就隨緣吧。”
“講到緣分,當然也對。不過,各人有各人的口味。有人喜歡黑頭發的,有人卻喜歡金發女郎。”
“您知道嗎,柳博芙·格里戈里耶夫娜,”斯特奇金庄重地歎息道,“我為人正派,性格剛強。美貌以及一般的外表在我看來是次要的,因為,您也知道,臉蛋不能當水喝,娶個漂亮老婆要操心的事大多。我這么認為:一個女人重要的不在于外表,而在于內里,也就是說,她要心地善良,各方面的品性都好。請喝呀,別客气……不用說,如果老婆長得富態,看著當然舒服,不過,這對雙方的幸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智慧。可是老實說吧,其實女人也用不著智慧,因為有了智慧她就會自命不凡,就會想入非非。如今這年頭不受教育是不行的,這不用說,可是教育也是各种各樣的。如果老婆能說一口流利的法語或德語,甚至精通各國語言,那當然好,甚至好极了;可是如果她給你,比如說吧,連個扣子都不會釘,那么能說外語管什么用?我這人受過教育,即使跟卡尼杰林公爵我照樣能說得頭頭是道,就像現在跟您說話一樣。我需要朴實一點的女人。最主要的是,她得敬重我,她得明白,是我給了她幸福。”
“那當然。”
“好吧,現在來談談名詞1問題……富貴人家的千金我不要。我不能作踐自己,居然為了金錢去結婚,我希望我不至于吃女人的面包,而是要她吃我的面包,還要讓她心里明白這一點。可是窮苦人家的姑娘我也不能要。我這人雖說有點錢財,雖說我結婚不是出于貪財,而是出于愛情,但是,我也不能娶個窮女人,因為,您也知道,現在物价昂貴,再說日后還要生儿育女。”
--------
1俄語中“名詞”与“實際”諧音,他讀錯了。
“可以找個有陪嫁的,”媒婆說。
“請喝呀,別客气……”
兩人沉默了五分鐘。媒婆歎一口气,瞟了列車長一眼,問道:
“那么,老爺,那种……單身女人您不能要吧?有好貨哩。有個法國女人,還有個希腊女人。都挺搶手的。”
列車長考慮一下,說:
“不,謝謝您。承您好心關照,我心領了。現在容我問一下:您給人張羅一個新娘要收多少錢?”
“要得不多。您按老規矩給個二十五盧布外加一件衣料,我就多謝了……至于找有陪嫁的女人,那就是另一個价碼了。”
斯特奇金在胸前交叉抱著胳膊,開始沉思起來。他想了一會儿,歎口气說:
“這价太貴了……”
“一點儿也不算貴,尼古拉·尼古拉伊奇!從前吧,做成的婚事多,收費也就便宜些,如今這年頭,我們能掙几個錢呀?要是在不持齋的月份1,能掙上兩張二十五盧布,那就得謝天謝地了,老實告訴您,老爺,光靠說媒我們是發不了財的。”
--------
1按東正教習俗,在持齋的月份不舉行婚禮。
斯特奇金疑惑不解地望著媒婆,聳聳肩膀。
“哼!難道五十盧布還少嗎?”他問。
“自然少啦!以前我經常拿一百多呢。”
“哼!真沒想到,干那种事居然能掙大錢。五十盧布!那可不是每個男人都能掙到這個數目的!請喝呀,別客气……”
媒婆又干一杯,眉頭不皺一下。斯特奇金默默地把她從頭到腳打量一番,說:
“五十盧布……這么說,一年就是六百哪……請喝呀,別客气……有這么多紅梨2,您可知道,柳博芙·格里戈里耶夫娜,您給自己找個新郎,也不難呀……”
--------
2應為“紅利”,他讀錯了。
“我嗎?”媒婆笑了,“我老啦……”
“一點儿也不……您的身段那么好,臉蛋又白又胖,其余的,也不錯。”
媒婆不好意思了。斯特奇金也不好意思了,他挨著她坐下。
“您還挺討人喜歡的,”他說,“要是您再找一個作風正派,又能省吃儉用的當家人,那么有他的薪水,再加上您的收入,您就更討人喜歡了,兩口子會相親相愛過日子……”
“天知道您在說什么,尼古拉·尼古拉伊奇……”
“說說又何妨?我沒有惡意……”
一陣沉默。斯特奇金開始大聲擦鼻涕,媒婆則滿臉通紅,羞答答地望著他,問:
“那么您,尼古拉·尼古拉伊奇,一月有多少收入呢?”
“我嗎?七十五盧布,不算獎金……另外,我們在硬脂蜡燭1和兔子2上也有些進帳。”
--------
1指查抄點火車上的蜡燭。
2指向逃票乘客索要錢物。

“您打獵嗎?”
“不,我們管逃票乘客叫兔子。”
在沉默中又過了一分鐘。斯特奇金站了起來,開始激動地在房間里走來走去。
“我不找年輕姑娘,”他說,“我是上了年紀的人,我需要那种……像您那樣……中年以上、做事穩重、有您那种身段的女人……”
“天知道您在說什么……”媒婆吃吃笑起來,用手絹遮著漲紅的臉。
“這有什么好考慮的?我覺得您的那些品性正合我的心意。我這人作風正派,滴酒不沾,如果您也中意,那……那就最好不過了!請允許我向您求婚!”
媒婆激動得掉下了眼淚,隨即又吃吃笑起來。為了表示同意,她立即跟斯特奇金碰杯。
“好了,”喜气洋洋的列車長說,“現在容我來向您說明,我希望您怎樣待人接物,怎樣持家過日子……我這人向來嚴肅、認真、穩重,對人對事光明磊落,我希望我的妻子也跟我一樣要求嚴格,她要明白,我是她的恩人,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他坐下,深深地歎了一口气,開始向未來的新娘闡述他對家庭生活、對妻子責任等等的觀點。
一八八七年七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