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詩全集7

卷七

發秦州 (原註:乾元二年自秦州赴同谷縣紀行。)

我衰更懶拙, 生事不自謀。 無食問樂土, 無衣思南州。 漢源十月交, 天氣涼如秋。 草木未黃落, 況聞山水幽。 慄亭名更嘉, 下有良田疇。 充腸多薯蕷, 崖蜜亦易求。 密竹復冬筍, 清池可方舟。 雖傷旅寓遠, 庶遂平生游。 此邦俯要沖, 實恐人事稠。 應接非本性, 登臨未銷憂。 溪谷無異名, 塞田始微收。 豈復慰老夫? 惘然難久留。 日色隱孤樹, 烏啼滿城頭。 中宵驅車去, 飲馬寒塘流。 磊落星月高, 蒼茫雲霧浮。 大哉乾坤內, 吾道長悠悠!


赤谷

天寒霜雪繁, 游子有所之。 豈但歲月暮? 重來未有期。 晨發赤谷亭, 險艱方自茲。 亂石無改轍, 我車已載脂。 山深苦多風, 落日童稚饑。 悄然村墟迥。 煙火何由追? 貧病轉零落, 故鄉不可思。 常恐死道路。 永為高人嗤。


鐵堂峽

山風吹游子, 縹緲乘險絕。 峽形藏堂隍, 壁色立積(一作精)鐵。 徑摩穹蒼蟠, 石與厚地裂。 修纖無垠竹, 嵌空太始雪。 威遲哀壑底, 徒旅慘不悅。 水寒長冰橫, 我馬骨正折。 生涯抵弧矢, 盜賊殊未滅。 飄蓬逾三年, 迴首肝肺熱。


鹽井

鹵中草木白, 青者官鹽煙。 官作既有程, 煮鹽煙在川。 汲井歲〔手骨〕〔手骨〕, 出車日連連。 自公斗三百, 轉致斛六千。 君子慎止足, 小人苦喧闐。 我何良歎嗟, 物理固自然。


寒峽

行邁日悄悄, 山谷勢多端。 雲門轉絕岸, 積阻霾天寒。 寒峽不可度, 我實衣裳單。 況當仲冬交, 沂沿增波瀾。 野人尋煙語, 行子傍水餐。 此生免荷殳, 未敢辭路難。


法鏡寺

身危適他州, 勉強終勞苦。 神傷山行深, 愁破崖寺古。 嬋娟碧蘚淨, 蕭〔手戚〕寒籜聚。 回回山根水, 冉冉松上雨。 泄雲蒙清晨, 初日翳復吐。 朱甍半光炯, 戶牖粲可數。 拄策忘前期, 出蘿已亭午。 冥冥子規叫, 微徑不復(一作敢)取。


青陽峽

塞外苦厭山, 南行道彌惡。 岡巒相經亙, 雲水氣參錯。 林回峽角來, 天窄壁面削。 溪西五里石, 奮怒向我落。 仰看日車側, 俯恐坤軸弱。 魑魅嘯有風, 霜霰浩漠漠。 憶昨逾隴板, 高秋視吳岳。 東笑蓮華卑, 北知崆峒薄。 超然侔壯觀, 始謂殷(一作隱)寥廓。 突兀猶趁人, 及茲歎冥寞。


龍門鎮

細泉兼輕冰, 沮洳棧道濕。 不辭辛苦行, 迫此短景急。 石門雲雪隘(一作溢), 古鎮峰巒集。 旌竿暮慘澹, 風水白刃澀。 胡馬屯成皋, 防虞此何及! 嗟爾遠戍人, 山寒夜中泣!


石龕

熊羆咆我東, 虎豹號我西。 我後鬼長嘯, 我前狨又啼。 天寒昏無日, 山遠道路迷。 驅車石龕下, 仲冬見虹霓。 伐竹者誰子? 悲歌上雲梯。 為官採美箭, 五歲供梁齊。 苦雲直竿盡, 無以充提攜。 奈何漁陽騎, 颯颯驚蒸黎!


積草嶺 (原註:同谷界)

連風積長陰, 白日遞隱見。 颼颼林響交, 慘慘石狀變。 山分積草嶺, 路異鳴水縣。 旅泊吾道窮, 衰年歲時倦。 卜居尚百裡, 休駕投諸彥。 邑有佳主人, 情如已會面。 來書語絕妙, 遠客驚深眷。 食蕨不願餘, 茅茨眼中見。


泥功山

朝行青泥上, 暮在青泥中。 泥濘非一時, 版築勞人功。 不畏道途永, 乃將汩沒同? 白馬為鐵驪, 小兒成老翁。 哀猿透卻墜, 死鹿力所窮。 寄語北來人, 後來莫匆匆。


鳳凰台 (原註:山峻,人不至高頂。)

亭亭鳳凰台, 北對西康州。 西伯今寂寞, 凰聲亦悠悠。 山峻路絕蹤, 石林氣高浮。 安得萬丈梯, 為君上上頭? 恐有母無雛, 饑寒日啾啾。 我能剖心血, 飲啄慰孤愁。 心以當竹實, 炯然無外求。 血以當醴泉, 豈徒比清流? 所重王者瑞, 敢辭微命休。 坐看彩翮長, 舉(一作縱)意八極周。 自天銜瑞圖, 飛下十二樓。 圖以奉至尊, 鳳以垂鴻猷。 再光中興業, 一洗蒼生憂。 深衷正為此, 群盜何淹留。


乾元中寓居同谷縣作歌七首

有客有客字子美, 白頭亂(一作短)發垂過耳。 歲拾橡慄隨狙公, 天寒日暮山谷里。 中原無書歸不得, 手腳凍皴皮肉死。 嗚呼一歌兮歌已哀, 悲風為我從天來。

長□(「攙」改金旁)長□白木柄, 我生托子以為命。 黃獨(一作精)無苗山雪盛, 短衣數輓不掩脛。 此時與子空歸來, 男呻女吟四壁靜。 嗚呼二歌兮歌始放, 鄰(一作閭)里為我色惆悵。

有弟有弟在遠方, 三人各瘦何人強? 生別展轉不相見, 胡塵暗天道路長。 東飛駕鵝後〔秋鳥〕〔倉鳥〕, 安得送我置汝旁? 嗚呼三歌兮歌三發, 汝歸何處收兄骨?

有妹有妹在鐘離, 良人早歿諸孤痴。 長淮浪高蛟龍怒, 十年不見來何時? 扁舟欲往箭滿眼, 杳杳南國多旌旗。 嗚呼四歌兮歌四奏, 林猿為我啼清晝。

四山多風溪水急, 寒雨颯颯枯樹濕。 黃蒿古城雲不開, 白狐跳梁黃狐立。 我生何為在窮谷? 中夜起坐萬感集。 嗚呼五歌兮歌正長, 魂招不來歸故鄉。

南有龍兮在山湫, 古木□(上山下龍)□(上山下從)枝相□(繆改木旁)。 木葉黃落龍正蟄, 蝮蛇東來水上游。 我行怪此安敢出, 拔劍欲斬且復休。 嗚呼六歌兮歌思遲, 溪壑為我回春姿。

男兒生不成名身已老, 三年饑走荒山道。 長安卿相多少年, 富貴應須致身早。 山中儒生舊相識, 但話宿昔傷懷抱。 嗚呼七歌兮悄終曲。 仰視皇天白日速。


萬丈潭

青溪合(一作含)冥寞, 神物有顯晦。 龍依積水蟠, 窟壓萬丈內。 局步凌垠□(諤改土旁), 側身下煙靄。 前臨洪濤寬, 卻立蒼石大。 山色危一徑盡, 岸絕兩壁對。 削成根虛無, 倒影垂澹〔水對〕。 黑知灣寰底, 清見光炯碎。 孤雲到來深, 飛鳥不在外。 高蘿成帷幄, 寒木壘(一作疊)旌旆。 遠川曲通流, 嵌竇潛泄瀨。 造幽無人境, 發興自我輩。 告歸遺恨多, 將老斯游最。 閉藏修鱗蟄, 出入巨石礙。 何當暑天過, 快意風雲(一作雨)會。


發同谷縣 (原註:乾元二年十二月一日,自隴右赴成都紀行。)

賢有不黔突, 聖有不暖席。 況我饑愚人, 焉能尚安宅? 始來茲山中, 休駕喜地僻。 奈何迫物累, 一歲四行役! 忡忡去絕境, 杳杳更遠適。 停驂龍潭雲, 迴首虎崖石。 臨岐別數子, 握手淚再滴。 交情無舊深, 窮老多慘戚。 平生懶拙意, 偶值棲遁跡。 去住與願違, 仰慚林間翮。


木皮嶺

首路慄亭西, 尚想鳳凰村。 季冬攜童稚, 辛苦赴蜀門。 南登木皮嶺, 艱險不易論。 汗流被我體, 祁寒為之喧。 遠岫爭輔佐, 千岩自崩奔。 始知五嶽外, 別有他山尊。 仰乾(一作看)塞大明, 俯入裂厚坤。 再聞虎豹鬥, 屢局風水昏。 高有廢閣道, 摧折如斷轅。 下有冬青林, 石上走長根。 西崖特秀發, 煥若靈芝繁。 潤聚金碧氣, 清無沙土痕。 憶觀昆侖圖, 目擊玄圃存。 對此欲何適? 默傷垂老魂。


白沙渡

畏途隨長江, 渡口下絕岸。 差池上舟楫, 窈窕入雲漢。 天寒荒野外, 日暮中流半。 我馬向北嘶, 山猿飲相喚。 水清石□□(「儡」改石旁), 沙白灘漫漫。 迥然洗愁辛, 多病一疏散。 高壁抵□(上山下欽)□(上山下金)(一作岑), 洪濤越凌亂。 臨風獨迴首, 攬轡復三歎。


水會(一作回)渡

山行有常程, 中夜尚未安。 微月沒已久, 崖傾路何難! 大江動我前, 洶若溟渤寬。 蒿師暗理楫, 歌笑輕波瀾。 霜濃木石滑, 風急手足寒。 入舟已千憂, 陟〔山獻〕仍萬盤。 回眺積水外, 始知眾星乾。 遠游令人瘦, 衰疾慚加餐。


飛仙閣

土門山行窄, 微徑緣秋毫。 棧雲闌乾峻, 梯石結構牢。 萬壑〔奇欠〕疏林, 積陰帶奔濤。 寒日外澹泊, 長風中怒號。 歇鞍在地底, 始覺所歷高。 往來雜坐臥, 人馬同疲勞。 浮生有定分, 饑飽豈可逃。 歎息謂妻子, 我何隨汝曹?


五盤

五盤雖雲險, 山色佳有餘。 仰凌棧道細, 俯映江木疏。 地僻無網罟, 水清反多魚。 好鳥不妄飛, 野人半巢居。 喜見淳樸俗, 坦然心神舒。 東郊尚格鬥, 巨猾何時除? 故鄉有弟妹, 流落隨丘墟。 成都萬事好, 豈若歸吾廬?


龍門閣

清江下龍門, 絕壁無尺土。 長風駕高浪, 浩浩自太古。 危途中縈盤, 仰望垂線縷。 滑石〔奇欠〕誰鑿, 浮梁裊相拄。 目眩隕雜花, 頭風吹過(一作過飛)雨。 百年不敢料, 一墜那復取! 飽聞經瞿塘, 足見度大庾。 終身歷艱險, 恐懼從此數!


石櫃閣

季冬日已長, 山晚半天赤。 蜀道多早(一作草)花, 江間饒奇石。 石櫃曾波上, 臨虛蕩高壁。 清暉回群鷗, 暝色帶遠客。 羈棲負幽意, 感歎向絕跡。 信甘孱懦嬰, 不獨凍餒迫。 優游謝康樂, 放浪陶彭澤。 吾衰未自由, 謝爾性所適。


桔柏渡

青冥寒江渡, 駕竹為長橋。 竿濕煙漠漠, 江永風蕭蕭。 連笮動裊娜, 征衣颯飄搖。 急流鴇〔益鳥〕散, 絕岸黿鼉驕。 西轅自茲異, 東逝不可要。 高通荊門路, 闊會滄海潮。 孤光隱顧盼, 游子悵寂寥。 無以洗心胸, 前登但山椒。


劍門

惟天有設險, 劍門天下壯。 連山抱西南, 石角皆北向。 兩崖崇墉倚, 刻畫城郭狀。 一夫怒臨關, 百萬未可傍。 珠玉走中原, 岷峨氣凄愴。 三皇五帝前, 雞犬莫相放。 後王尚柔遠, 職貢道已喪。 至今英雄人, 高視見霸王。 井吞與割據, 極力不相讓。 吾將罪真宰, 意欲鏟疊嶂。 恐此復偶然, 臨風默惆悵。


鹿頭山

鹿頭何亭亭? 是日慰饑渴。 連山西南斷, 俯見千里豁。 游子出京華, 劍門不可越。 及茲險阻盡, 始喜原野闊。 殊方昔三分, 霸氣曾間發。 天下今一家, 雲端失雙闕。 悠然想揚馬, 繼起名〔石聿〕兀。 有文令人傷, 何處埋爾骨! 紆餘脂膏地, 慘澹豪俠窟。 仗鉞非老臣, 宣風豈專達? 冀公柱石姿, 論道邦國活。 斯人亦何幸, 公鎮逾歲月。


成都府

翳翳桑榆日, 照我征衣裳。 我行山川異, 忽在天一方。 但逢新人民, 未卜見故鄉。 大江東流去, 游子日月長。 曾城填華屋, 季冬樹木蒼。 喧然名都會, 吹簫間笙簧。 信美無與適, 側身望川梁。 鳥雀夜各歸, 中原杳茫茫。 初月出不高, 眾星尚爭光。 自古有羈旅, 我何苦哀傷!


酬高使君相贈

古寺僧牢落, 空房客寓居。 故人分祿米, 鄰舍與園蔬。 雙樹容聽法, 三車肯載書。 草玄吾豈敢, 賦或似相如。


卜居

浣花溪水水西頭, 主人為卜林塘幽。 已知出郭少塵事, 更有澄江銷客愁。 無數蜻蜓齊上下, 一雙〔水雞〕〔束力鳥〕對沈浮。 東行萬里堪乘興, 須向山陰上小舟。


王十五司馬弟出郭相訪兼遺營草堂資

客里何遷次? 江邊正寂寥。 肯來尋一老, 愁破是今朝。 憂我營茅棟, 攜錢過野橋。 他鄉惟表弟, 還往莫辭遙。


蕭八明府實處覓桃栽

奉乞桃栽一百根, 春前為送浣花村。 河陽縣里雖無數, 濯錦江邊未滿園。


從韋二明府續處覓綿竹

華軒藹藹他年到, 綿竹亭亭出縣高。 江上舍前無此物, 幸分蒼翠拂波濤。


憑何十一少府邕覓榿木栽

草堂塹西無樹林, 非子誰復見幽心? 飽聞榿木三年大。 與致溪邊十畝陰。


憑韋少府班覓松樹子

落落出群非櫸柳, 青青不朽豈楊梅? 欲存老蓋千年意, 為覓霜根數寸栽。


又於韋處乞大邑瓷碗

大邑燒瓷輕且堅, 扣如哀玉錦城傳。 君家白碗勝霜雪, 急送茅齋也可憐。


詣徐卿覓果栽

草堂少花今欲栽, 不問綠李與黃梅。 石筍街中卻歸去, 果園坊里為求來。


堂成

背郭堂成蔭白茅, 綠江路熟俯青郊。 榿林礙日吟風葉, 籠竹和煙滴露梢。 暫止飛烏將數子, 頻來語燕定新巢。 旁人錯比揚雄宅, 懶惰無心作解嘲。


蜀相

丞相祠堂何處尋? 錦官城外柏森森。 映階碧草自春色, 隔葉黃鸝空好音。 三顧頻煩天下計, 兩朝開濟老臣心。 出師未捷身先死, 長使英雄淚滿襟!


梅雨

南京犀浦道, 四月熟黃梅。 湛湛長江去, 冥冥細雨來。 茅茨疏易濕, 雲霧密難開。 竟日蛟龍喜, 盤渦與岸回。


為農

錦里煙塵外, 江村八九家。 圓荷浮小葉, 細麥落輕花。 卜宅從茲老, 為農去國賒。 遠慚勾漏令, 不得問丹砂。


有客

患氣經時久, 臨江卜宅新。 喧卑方避俗, 疏快頗宜人。 有客過茅宇, 呼兒正葛巾。 自鋤稀菜甲, 小摘為情親。


賓至

幽棲地僻經過少, 老病人扶再拜難。 豈有文章驚海內? 漫勞車馬駐江干。 竟日淹留佳客坐, 百年粗糲腐儒餐。 不嫌野外無供給, 乘興還來看藥欄。


狂夫

萬里橋西一草堂, 百花潭水即淪浪。 風含翠□(上竹下條)娟娟淨, 雨□(裹里換邑)紅蕖冉冉香。 厚祿故人書斷絕, 恆饑稚子色凄涼。 欲填溝壑唯疏放, 自笑狂夫老更狂。


田舍

田舍清江曲, 柴門古道旁。 草深迷市井, 地僻懶衣裳。 櫸(一作楊)柳枝枝弱, 枇杷樹樹香。 鸕茲西日照, 曬翅滿漁梁。


江村

清江一曲抱村流, 長夏江村事事幽。 自去自來梁(一作堂)上燕, 相親相近水中鷗。 老妻畫紙為棋局, 稚子敲針作釣鉤。 多病所須惟藥物, 微軀此外更何求?


江漲

江漲柴門外, 兒童報急流。 下床高數尺, 倚杖沒中洲。 細動迎風燕, 輕搖逐浪鷗。 漁人縈小楫, 容易拔船頭。


野老

野老籬邊(一作前)江岸回, 柴門不正逐江開。 漁人網集澄潭下, 賈客船隨返照來。 長路關心悲劍閣, 片云何意傍琴台? 王師未報收東郡, 城闕秋生畫角哀。


所思

苦憶荊州醉司馬, (原註:崔吏部漪) 謫官(一作居)樽酒定常開。 九江日落醒何處? 一柱觀頭眠幾回。 可憐懷抱向人盡, 欲問平安無使來。 故憑錦水將雙淚, 好過瞿塘灩預堆。


雲山

京洛雲山外, 音書靜不來。 神交作賦客, 力盡望鄉台。 衰疾江邊臥, 親朋日暮回。 白鷗原水宿, 何事有餘哀?


遣興

干戈猶未定, 弟妹各何之! 拭淚沾襟血, 梳頭滿面絲。 地卑荒野大, 天遠暮江遲。 衰疾那能久, 應無見汝期。


石筍行

君不見益州城西門, 陌上石筍雙高蹲。 古來相傳是海眼, 苔蘚蝕盡波濤痕。 雨多往往得瑟瑟, 此事恍惚難明論。 恐是昔時卿相墓, 立石為表今仍存。 惜哉俗態好矇蔽, 亦如小臣媚至尊。 政化錯迕失大體, 坐看傾危受厚恩。 嗟爾石筍擅虛名, 後來未識猶駿奔。 安得壯士擲天外, 使人不疑見本根。


石犀行

君不見秦時蜀太守, 刻石立作三犀牛。 自古雖有厭勝法, 天生江水向東流。 蜀人矜誇一千載, 泛溢不近張儀樓。 今年灌口損戶口, 此事或恐為神羞! 修築堤防出眾力, 高擁木石當清秋。 先王作法皆正道, 鬼怪何得參人謀。 嗟爾三犀不經濟, 缺訛只與長川逝。 但見元氣常調和, 自免洪濤恣凋瘵。 安得壯士提天綱, 再平水土犀奔茫。


杜鵑行

君不見昔日蜀天子, 化作杜鵑似老烏。 寄巢生子不自啄, 群鳥至今與(一作為)哺雛。 雖同君臣有舊禮, 骨肉滿眼身羈孤。 業工竄伏深樹里, 四月五月偏號呼。 其聲哀痛口流血, 所訴何事常區區。 爾豈摧殘始發憤, 羞帶羽翮傷形愚。 蒼天變化誰料得, 萬事反覆何所無。 萬事反覆何所無, 豈憶當殿群臣趨?


題壁上韋偃畫馬歌

韋侯別我有所適, 知我憐君畫無敵。 戲(一作試)拈禿筆掃驊騮, 〔焱欠〕見騏□(麟改馬旁)出東壁。 一匹吃草一匹嘶, 坐看千里當霜蹄。 時危安得真致此, 與人同生亦同死?


戲題王宰畫山水圖歌

十日畫一水, 五日畫一石。 能事不受相促迫, 王宰始肯留真跡。 壯哉昆侖方壺(一作丈)圖。 掛君高堂之素壁。 巴陵洞庭日本東, 赤岸水與銀河通, 中有雲氣隨飛龍。 州人漁子入浦漵, 山木盡亞洪濤風。 尤工遠勢古莫比, 咫尺應須論萬里。 焉得並州快剪刀, 剪取吳淞(一作松)半江水。


戲韋偃為雙松圖歌

天下幾人畫古松, 畢巨集已老韋偃少。 絕筆長風起纖末, 滿堂動色嗟神妙! 兩株慘裂苔蘚皮, 屈鐵交錯回高枝。 白摧朽骨龍虎死, 黑人太陰雷雨垂。 松根胡僧憩寂寞, 龐眉皓首無住著。 偏袒右肩露雙腳, 葉里松子僧前落。 韋侯韋侯數相見; 我有一匹好東絹, 重之不減錦繡段。 已令拂拭光凌亂, 請公放筆為直乾。


北鄰

明府豈辭滿, 藏身方告勞。 青錢買野竹, 白幘岸江皋。 愛酒晉山簡, 能詩何水曹。 時來訪老疾, 步□(上屍下牒)到蓬蒿。


南鄰

錦里先生烏角巾, 園收芋慄未全貧。 慣看賓客兒童喜, 得食階除鳥雀馴。 秋水才深(一作添)四五尺, 野航恰受兩三人。 白沙翠竹江村暮(一作路), 相送(一作對)柴門月色新。


因崔五侍御寄高彭州一絕

百年已過半, 秋至轉饑寒。 為問彭州牧: 何時救急難?


奉簡高三十五使君

當代論才子, 如公復幾人。 驊騮開道路, 鷹隼出風塵。 行色秋將晚, 交情老更親。 天涯喜相見, 披豁道(一作對)吾真。


和裴迪登新津寺寄王侍郎 (原註:王時牧蜀)

何恨倚山木, 吟詩秋葉黃。 蟬聲集古寺, 鳥影度寒塘。 風物悲游子, 登臨憶侍郎。 老夫貪佛日, 隨意宿僧房。


贈蜀僧閭丘師兄 (原註:太常博士均之孫)

大師銅梁秀, 籍籍名家孫。 嗚呼先博士, 炳靈精氣奔。 惟昔武皇後, 臨軒御乾坤。 多士盡儒冠, 墨客藹雲屯。 當時上紫殿, 不獨卿相尊。 世傳閭丘筆, 峻極逾昆侖。 鳳藏丹霄暮, 龍去白水渾。 青熒雪嶺東, 碑碣舊制存。 晚看作者意, 妙絕與誰論。 吾祖詩冠古, 同年蒙主恩。 豫章夾日月, 歲久空深根。 小子思疏闊, 豈能達詞門。 窮秋(一作愁)一揮淚, 相遇即諸昆。 我住錦官城, 兄居□(「祗」下多一點)樹圖。 地近慰旅愁, 往來當丘樊。 天涯歇滯雨, 粳稻臥不翻。 漂然薄游倦, 始與道侶敦。 景晏步修廊, 而無車馬喧。 夜闌接軟語, 落月如金盆。 漠漠世界黑, 驅驅爭奪繁。 惟有摩尼珠, 可照濁水源。


泛溪

落景下高堂, 進州泛回溪。 誰謂築居小? 未盡喬木西。 遠郊信荒僻, 秋色有餘凄。 練練峰上雪, 纖纖雲表霓。 童戲左右岸, 罟弋畢提攜。 翻倒荷芰亂, 指揮徑路迷。 得魚已割鱗, 採藕不洗泥。 人情逐鮮美, 物賤事已睽。 吾村藹暝姿, 異舍雞亦棲。 蕭條欲何適, 出處庶可齊。 衣上見新月, 霜中登故畦。 濁醪自初熟, 東城多鼓鼙。


出郭

霜露晚凄凄, 高天逐望低。 遠煙臨井上, 斜景雪峰西。 故國猶兵馬, 他鄉亦鼓鼙。 江城今夜客, 還與舊烏啼。


恨別

洛城一別四千里, 胡騎長驅五六年。 草木變衰行劍外, 兵戈阻絕老江邊。 思家步月清宵立, 憶弟看雲白日眠。 聞道河陽近乘勝, 司徒急為破幽燕。


散愁二首

久客宜旋旆, 興王未息戈。 蜀星陰見少, 江雨夜聞多。 百萬傳深入, 寰區望匪他。 司徒下燕趙, 收取舊山河。

聞道並州鎮, 尚書訓士齊。 幾時通薊北? 當日報關西。 戀闕丹心破, 沾衣皓首啼。 老魂招不得, 歸路恐長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