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性 第二章 手淫文化的传播(6)

作者:[美]托马斯·拉科尔

  1743年,《手淫》穿越英吉利海峡,出现在约翰·海因里希·泽德勒(Johann Heinrich Zedler)编著的《德国百科全书》之中——这本书在18世纪三大百科全书中排名第二。在这部共64卷、包含了所有新旧科学常识的巨著中,“手淫”这一词条出现在第36卷,和英国《百科全书》的词条几乎完全照应。手淫这一严肃的社会问题,在首次博得关注之后不到30年的时间里,就进入到欧洲当时的文化中心——德语文化。早在1736年,卡尔·大阿尔伯特·卡鲁斯(Carl Albert Carus)就翻译了《手淫》英文版的第九版,而德文版在1800年之前又再版了至少5次,因此泽德勒对于“手淫”的某些注解有可能来源于卡鲁斯的译本。我们无从得知卡鲁斯究竟出于何种原因将《手淫》一书译为德语,也没有人对《手淫》、卡鲁斯的译本、以及后来出现的一部用德语原创的、关于手淫话题的书籍之间的联系进行文献学上的研究。这部后来出现的德语作品叫做《对所有不洁淫秽行为的告诫和警示》,作者是一位哈雷虔信运动的忠实追随者——齐奥格·萨格耐克(Georg Sarganeck)。这部作品一经出版,立即在德国几个大城市的报纸报道中成为引人注目的热点。这本书和《手淫》有很多相似之处,两本书的总体框架也基本相同——都是以医生朋友帮助宣传道德风尚的故事陈述者的形式,并且都随书提供药品,来治疗手淫导致的疾病。然而,无论以何种形式,无可置疑的是,《手淫》一书随着德国印刷业的蓬勃发展也变得十分活跃。到1740年,《手淫》的译本一版再版,以萨格耐克为代表的同类的书籍也一拥而上,表面上虽表现出一种卫道士的姿态,但实际仍然瞄准了利益丰厚的药品销售市场。几年之后,“手淫”讨论终于出现在当时的百科全书中。和英国的情形相同,手淫文化似乎是在一夜之间突然成为令人注目的讨论话题。无论是流行的商业文化,还是高雅的学术领域;无论是宗教伦理,还是世俗道德,手淫文化总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21]

  手淫文化的下一站是法国。《手淫》一书何时、通过何种方式来到法国,真相无人知晓。18世纪时,在法国似乎还没有出现此书的全译本。1775年,当《手淫》在德国莱比锡引起轰动时,法国才出版了第一部法语原创的关于手淫话题的作品。[22]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在萨缪尔·奥古斯都 ·大卫·提索(Samuel Auguste David Tissot)——启蒙运动中著名的医学家——位于洛桑的私人图书馆里,珍藏着钱伯斯《百科全书》的第一版和1752年发行的第17版,此外还有《手淫》一书。[23]1757年,正是这位著名人物对手淫文化给予了充分的关注。手淫文化之所以会引起这位著名人物的兴趣,或许是因为由著名哲学家和学者丹尼斯 ·狄德罗(Denis Diderot)所翻译的罗伯特·詹姆斯(Robert James)在其著作《医学词典》的第二卷中提到了“手淫”一词;或许狄德罗在翻译的过程中受到启发,将“手淫”的文章编入了他所编纂的百科全书中;或许狄德罗被詹姆斯书中的一个小故事所吸引——一个男孩陷入手淫这种“反常的自娱性行为”、“不正常的性行为”而不能自拔,于是写字越来越小,以至于最后几乎完全失明。医生诊断为:非眼部明显损伤的失明状况。[24]

  但这一切只是推测。我们知道,在狄德罗编著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百科全书》中,曾出版《论手淫》等长篇文章的著名内科医生让·雅克·门纽特(Jean Jacques Menuret de Chambaud)说道,尽管《手淫》一书内容杂乱无章、乱七八糟,但正是它的出现使手淫文化得到了应有的关注。1765年,在一个匿名庸医第一次著书警告世人手淫这种隐秘的、不为人所知的行为50年之后,正是他的书使手淫文化得以登入18世纪最著名的百科全书。《手淫》终于从贫民窟登上启蒙运动文化研究的最高殿堂。[25]

  然而,狄德罗《百科全书》中对手淫文化进行讨论的文章,其来源并非那本内容低俗的《手淫》,而是一本学术性更强、更受尊敬的作品——由18世纪最著名内科医生大卫·提索所著的《论手淫》。这本著作的法语版出版于1760年,比1759年的拉丁语版篇幅长出三分之一。虽然提索这部著作的标题和主线与之前的《手淫》如出一辙,但他对《手淫》的评价却并不高,说它是“一部乱七八糟、内容毫无关联的庸俗之作”。提索坚持认为,自己的作品和《手淫》一书全然不同,告诫人们千万不要仅仅因为两部作品“书名相同”而将两本书混为一谈。只要读一读这两本书,就会马上发现他们的不同点。但是,无论他如何抗辩,《手淫》的影响毋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