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性 第二章 手淫文化的传播(5)

作者:[美]托马斯·拉科尔

  在这些小册子的内容中,并没有具体提到《手淫》一书,虽然有些章节有明显的抄袭成分。例如,关于这一恶行的定义,小册子中写道:“用自我模仿的方式来到达肉体欲望”——这与《手淫》几乎一字不差。[17]同《手淫》一样,这些小册子都将手淫看做是一种新近才被发现的恶习,而非那些常见的、被人们视为大敌的性行为。有很多文章都探讨了“不洁行为的各种形式及其罪恶,但对于这种最常见的恶习的讨论,却寥寥无几”。而且,这种新的性恶习“比任何一种行为对于人的诱惑都更大”。它之所以令人格外担忧,是因为从事这种行为的人会认为他们可以不受到任何惩罚——“手淫尤其”不容易为人所察觉。比起其他性恶习,所有人 ——这些小册子的作者们尤其指出,不论男女——都更容易屈服于自淫这种行为,因为“不管我们走到哪里,手淫总能给人带来无法抵御的欢娱”(这其实是《手淫》中原话的再加工)。这些小册子的另外一个与《手淫》的相似之处在于,他们的用词都强调“自身内在”,如:“秘而不宣”、“自我行为”、“暗自玩弄自己的身体”等等。最后一个与《手淫》的共同点是,这些小册子在宣扬道义的同时,穿插了很多关于疾病、死亡以及救赎的小故事。

  但是,与《手淫》相比,《自淫》和《论〈圣经〉中珥和俄南的罪行》此类的书显得更为拙劣、低俗。书里充满了大段的抄袭,文章的内容也经常前言不搭后语。虽然这些书都是免费发放,书里推销的药品却不是。一剂灌肠药的价格是7先令6便士,贵得令人咋舌;如果与“特效专门药”搭配使用,则需21先令。除此之外,这些小册子的内容充分迎合了读者的偷窥心理,从中他们可以窥探到“那些邪恶的怨妇们在一起自渎”的最活色生香的故事,还有“牧师、神父、旅行者,以及那些妻子不在身边的人进行自我性享乐”的最隐秘细节。从来没有任何书籍能够如此满足这些人的邪念。这些小册子来源于贫民聚集的区域,那里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地方。

  《手淫》却并非如此。1724年,它的第十版——“前九版共销售了近1.5万册”——由一位德高望重的出版社在北美殖民地出版发行。在此一年前,清教神父考顿·马瑟(Cotton Mather)在关注手淫问题许久以后,终于对这种恶习发起抨击。然而,有关他为何会对这一问题感兴趣,我们却无从得知。[18]

   1728年,《手淫》终于开始登上大雅之堂。在以简陋的小册子的形式出现的20年之后,手淫这种行为以及“手淫”一词,终于进入了18世纪百科全书之中。在钱伯斯《百科全书》这样一部学术巨著中,“手淫”(Onania,Onanism)一词得以出现。(从《手淫》的后来版本得知,Onanism一词来源于一部失落已久的小册子的书名,这本小册子对第三版的《手淫》进行了批判。因此,Onanism一词的出现和《手淫》的出现是处于同一时代的。后来, Onanism一词的法语译义成为18世纪一部畅销小说的书名。)《手淫》和“手淫”一词,都是新生词汇。在钱伯斯《百科全书》中,是这样定义的:“被后来的经验主义者定义为自渎行为的专用名词。《圣经》中曾提及,俄南因从事此行为而受到死亡的惩罚。”但是,这个词条的作者对手淫和《圣经》中俄南故事之间的联系心存怀疑。在另一词条“自渎”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描述:“俄南,以及(一些评论家认为还有)珥,他们因将自己的精液洒在大地上而受到严厉的惩罚,这种行为被后来的经验主义者称作‘手淫’。见‘手淫’一词。”在一部现代巨著中,手淫文化的先驱被认为是那位匿名江湖医生,并认为他的作品值得关注。[19]

  “自渎”这种说法被认为是完全崭新的。当时的评论家以英国新教在讨论其他宗教时所持有的冷静、客观态度告诉我们,“猥亵”或 “玷污”如果单独使用,意为“亵渎神圣”。它的隐含意义在印第安文化、犹太文化、或古罗马文化中也有提及。如,犹太人认为,女性的月经和触摸尸体会使人受到玷污;古罗马人认为,如果“被血或精液玷污”,就需要去教堂重新拜祭。“自渎”一词似乎从这些古老的迷信中吸取了部分含义,并衍生出新的意义。百科全书中写道:“‘猥亵’或‘自渎’也被用来特指用摩擦或刺激等方式,并通过艺术幻想从而产生射精的自淫行为。参见‘射精’。”在这一定义中,“通过艺术幻想” 这一说法尤其值得重视。这是第一次让人们意识到,手淫行为是手的反复摩擦——更是幻想——的结果,这一发现令人们开始关注手淫,并在某种意义上颠覆了个人在社会中所处的传统地位。从1728年英国第一部《百科全书》的出版开始,“手淫”及其讨论不断出现在18世纪后来近20个《百科全书》的版本中,更不用说国外的译本了。手淫文化自此进入学术讨论的高级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