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性 第二章 手淫文化的传播(22)

作者:[美]托马斯·拉科尔

  在纪德自传的第一页,他描写的关于自己的第一件事就是“手淫”。据纪德的描述,在他小的时候,曾经和一个仆人的儿子躲在餐桌底下偷偷手淫。虽然纪德觉得十分享受,但同时也产生了强烈的负罪感。这一段回忆注定成为纪德发现自我以及塑造自我的一个重要因素。而且,在“手淫”成为“幻想力”的代名词之后,这段回忆得到了详尽的描述。“这一行为的惟一原因,是性心理的发展”,纪德这样向文学家罗歇·马丁·杜·伽尔(Roger Martin du Gard)解释道。同时,纪德将这一行为描绘为“一种虽然特别,但是完全自然的性情”,意思是说,他的需求和性能量需要通过各种各样、接连不断的情欲亢奋将其释放出来。这些情欲亢奋在他的生活中占据着中心地位,主宰一切欲望、得失、成果、享受,甚至包括他的爱好——文学和雪茄。他认为,如果没有完全到达高潮,罪恶就不会过于深重。一波又一波的热浪袭来,“经常是一整夜,却从未令他犯下最高程度的恶行”。将手淫视作探索自我过程中必经阶段之一的观点最早出现于卢梭的《忏悔录》中,200年后,又重新以直白的语言形式再次出现。

  令手淫文化成为20世纪热点话题的第三个渠道——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渠道,就是弗洛伊德的影响。在他的著作中,手淫成为人类心理发生的一个重要领域。当然,令手淫地位如此突出的人并非只有弗洛伊德一人,之前我们已经讨论过艾利斯的理论。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其他学者的研究。例如,性学研究的创始人克拉夫特·埃宾(Richard von KrafftEbing)虽然对于手淫对身体的危害毫不在意,但却认为,“没有任何一种行为比手淫更加污染人的心灵”,换言之,手淫在所有性行为中,最有可能导致“对异性的扭曲心态”、以及对欲望的变态心理。这种扭曲的心态和 同性恋也有所不同,也就是说,如果不能从婴儿期的手淫心理中解脱出来,将会径直走向人性的扭曲。[80]美国心理学家史丹利·霍尔(G.Stanley Hall)也认为,青少年时代的几乎所有逆行,从对电影的过度迷恋到吸毒等,其根源都可以归咎于手淫。但是,是弗洛伊德清晰而明确地告诉世人,手淫是性的秘密。

  之所以出现这样一个学术飞跃,是因为弗洛伊德洞察到,人类的性欲望并非“顺其自然”地被引导到繁衍生息、或是所谓的异性性交行为上。若想使肉体和肉体欲望转变成有用的、能够繁衍后代以维持种族生存的男女两性关系,文明需要作出极大的努力。从广义上说,将婴儿期形成的、无序的性能量转化为成年时期有组织、有条理的性生活的过程,也是欲望本身受到约束和引导的过程。人类如果想要达到更高的目标——不仅仅是生儿育女、繁衍后代,而是追求艺术、音乐、文学,以及所有类型的文化,就必须完成这一蜕变。转变婴儿时期所产生的自体性行为就是蜕变的开始。通过弗洛伊德的这一理论以及对该理论的无数诠释,手淫文化终于从18世纪评论家所制造的梦魇中解脱出来。

  在弗洛伊德的著作中,手淫可谓是被讨论最广泛的话题,也是与他的基本观点联系最紧密的一个。弗洛伊德的早期理论曾经认为,精神病症的根源在于实际存在的精神创伤,也就是所谓的“诱引说”。后来,他改变了看法,认为精神病症的产生是个人性欲望受到压抑并产生罪恶感的结果。弗洛伊德对手淫的研究则可被看做是架通这两种理论的桥梁。1905年,在他经典的“少女多拉的分析”中,他将多拉不断受到幻象困扰的原因解释为未能成功摆脱婴儿时期的自体性行为。[81]在多拉性意识成长的过程中,她和手淫行为的不断斗争是给她造成心理创伤的根本原因。

  弗洛伊德理论的演变诞生出这样一种观点:手淫是性欲表现的基本形式。它在性心理发展的初级阶段是一种完全自然而且合乎常理的行为,但是必须在迈向成熟的过程中将这种行为摒弃。正是在和手淫的不断斗争中,文明将性欲望引向正确的途径。相反,如果不能很好地引导这一欲望,注定将会是完全的毁灭。1897年末,在《梦的解析》出版之前,弗洛伊德在给朋友怀赫姆·弗立斯(Wilhelm Fliess)的信中写道,“我逐渐领悟到,手淫是一种重要的行为”,“是人最基本的一种嗜好”。而且,就与对香烟、酒精或吗啡的吸嗜成瘾一样,这一行为直接或间接地“是性满足的一种替代品”。弗洛伊德在分析陀思妥耶夫斯基(Dostoyevsky)的作品时写道,手淫的作用和赌桌上的赌博行为类似。他指出,赌桌上常用的词“play”(赌,玩一把)和幼儿园中常用的“play”(玩弄生殖器)是同一词。[82]事实上,几乎没有一部著作不涉及“自体性行为”的。而且,弗洛伊德不时地将焦虑症、强迫症、自恋症、神经性呕吐、婴儿期性欲压抑、甚至罪恶感(尽管对此有争议)都归结于性满足感的基本途径与心理因素互相斗争的结果。但是,与其说手淫是成年性成熟的劲敌,不如说它是性成熟的预兆。婴儿期的手淫行为其实是在宣告,生殖器——如弗洛伊德所言——“注定会在将来成为伟大的物件”。人作为性个体的整个组织构造是由自体性行为协调完成的:“由这一 性感应区域所引起的未来性交行为的满足感,正是建立在婴儿期手淫行为基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