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性 第二章 手淫文化的传播(19)

作者:[美]托马斯·拉科尔

  手淫文化在18世纪末已经完全成熟,并被引喻至各个文化领域。不仅如此,在政治领域,它也成为对大小政治事件的攻击手段之一。1793年,革命激进分子在对玛丽·安托万内特女王(MarieAntoinette)罪行的指控中,就曾攻击她教唆她的儿子、年仅9岁的皇太子进行手淫。法国法学家阿贝尔(Hébert)对法庭说,皇太子年幼多病,而这种自渎行为无疑“对他的病况造成致命的影响”。当皇太子被问到他是从哪里学到这种“罪恶行径”时,男孩回答道,“是母亲和阿姨教会了他这种行为”。[69]玛丽女王或许因叛国而有罪;当时的贵族阶层淫乱之风盛行,玛丽女王与她的密友玻丽歌公爵夫人(Duchess de Polignac)或许也有私情;但就手淫来说,玛丽女王是无辜的。革命者将叛国罪名与手淫罪名并列在一起,其用意显而易见。在玛丽女王的政敌看来,手淫行为隐秘、肮脏、极具欺骗性质,再没有比手淫更适合的性淫乱行为可以和女王的政治罪行、古老政权的腐朽堕落,以及这位异国王后所带来的腐化罪恶相匹配的了。玛丽女王正是想用这种肮脏行为使她的儿子堕入深渊。

  一个世纪之后,在20世纪早期的加利福尼亚,“手淫”又成为神智学会两个不同派别互相攻击的武器之一。据说学会中某一派别的一位教师利德比特(C.W.Leadbeater)——该派别的创始人安妮·贝桑(Annie Besant)后来曾为他的行为辩护——教导男孩们手淫,以此作为预防更恶劣的性行为的一种方式。神智学会的美国分会于是对利德比特的变态行为提起控诉,以表示本派别的清白。[70](1991年,以塑造皮威·赫曼[PeeWee Herman]这一喜剧形象而家喻户晓的演员保罗·雷宾斯Paul Reubens,因在成年人电影院手淫而被逮捕,他的电影生涯也因此受到重创。看来,似乎没有比手淫更令人耻辱的行为了。)

  这样一种不可告人的行为很容易——至少在想像中看来——被当做敲诈勒索的依据。19世纪一家英国报纸也曾经报道,向这些受到惊吓的手淫者兜售药品的公司不断地胁迫手淫者购买更多的药品,如若不从,就会把手淫者的资料公布于众。[71]狄更斯(Charles Dickens)所塑造的那个贼眉鼠眼、脸上长满疙瘩、面色灰黄、不可信赖的龌龊人物尤来亚(Uriah Heep),也许是维多利亚时代最著名、也最有代表性的手淫者形象。当然,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形象,如在狄更斯作品中也出现了其他关于手淫的有趣描述。如在《雾都孤儿》中,他引用了斯威夫特那句经典的玩笑:“查理·贝茨,查理·贝茨大人,贝茨大人”(原文为Master Bates,读音和masturbates相同——译者注)。在《远大前程》中,有大篇幅关于匹普如何试图掩藏他的“邪恶秘密”,“隐藏在裤管之下的秘密”的描写。[72]狄更斯由此开创了一个长达近一个世纪的传统观念,即认为手淫者从外表上就能判断出来。“面无血色,四肢无力,胸部凹陷,全身发软,耷拉着脑袋……脸色如死灰一般……眼神暗淡无光,眼睑低垂”。许多广泛流行的医学书籍如此描绘手淫者的形象,并配有插图《手淫者肖像》,摘自《性制度及其错乱行为》。左图是手淫者形象,面无血色,四肢无力;右图为戒除手淫恶习的形象,抬头挺胸,气宇昂扬。。而这些描述似乎还不完全足以刻画手淫者的猥琐形象。剧作家海因里希·冯·克莱斯特(Heinrich von Kleist)曾经看见并且在给他未婚妻的书信中所提到的那个18岁的英俊少年,也被这一“违背自然的恶习”折磨得奄奄一息。“他的一生已经全然被毁,只落得形单影只,终生残疾的下场”。最近,有人对18、19以及20世纪德国文学中所涉及到的手淫现象展开了一次广泛调查,却仍然难以完全统计清楚。在一些论文专著中,我们也可以发现很多有关手淫的讨论。手淫者已经成为公众嘲笑或愚弄的对象。人们对他们感到惋惜或恐惧。因此,沾染了这种行为的年轻人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掩盖自己的恶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