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性 第二章 手淫文化的传播(13)

作者:[美]托马斯·拉科尔

  20世纪早期,“手淫致病论”的影响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更普遍意义上的医学—道德危害论,这一论调蔓延至新的领域。性健康成为优生学的一部分,而优生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保障国家安全,在当时世界流行的“人种竞争论”中,是保障人口质量的重要手段。优生学的一个重要话题就是手淫。例如,在日本,改革者和现代主义者将性教育和优生学引进了日本教育,手淫在其中得到充分的重视。日本第一家女子医学院的创立者曾经这样说,“手淫是所有性欲本能中最可怕的一种疾病”。性交的基本目的是繁衍健康的后代,因此手淫不仅会对个人的生殖能力产生致命的后果,而且还将危害社会。在那些发展科学以增强国力的国家里,手淫成为公共政策的一个重要问题。[52]西方关于性健康的一本指南中曾经有这样的警告,人一旦“违反自然规律”,将永远失去生殖能力。对于那些实施此行为的轻率少年,手淫不仅会对肌肉和神经系统造成伤害,而且那些不洁的幻想也会使他们道德沦丧。因此,这本指南建议说,在这个信奉个人主义的年代里,母亲们要提高警惕,但更重要的是,“男孩子们必须认识到,只有自己才能获得自我救赎”。[53]

  然而,旧的手淫致病论的影响仍然存在。 1900年,由于结核病菌的发现,人们已经不再把肺结核的病因归咎于手淫。但是,反射生理学和对新陈代谢的生化研究却为手淫致病论提供了新的依据——心脏杂音、眼球痉挛以及各种神经及心理疾病被认定与手淫行为有关。直到20世纪,现代生物学才不再坚持手淫致病论,但在社会科学研究中,手淫仍然是研究的热点。堪称青少年心理研究开山鼻祖的克拉克大学(这所大学是美国第一所邀请弗洛伊德开设讲座的大学)校长史丹利·霍尔教授(G.Stanley Hall)曾经说过,“手淫是最罪大恶极的行为”,“是人性弱点中最令人悲哀的一面,而且是一系列神经及心脉血管疾病的罪魁祸首”。这一言论至今仍受到很多人的追捧。在他看来,手淫这种堕落的行为是所有重大罪恶——无论是社会罪恶还是个人罪恶——的根源。霍尔教授的观点代表了19世纪文化评论的主流观点(第六章中将有详细的阐述),并一直延续到20世纪。由《手淫》一书开创的手淫致病论这一医学传统,经过提索的系统整理后,在18世纪末以及19世纪到达鼎盛,直至20世纪20年代才逐渐消亡。

  然而,医学——无论是专业医学还是大众医学,只是推动《手淫》遍布世界的两大原因之一。纯粹的商业理由、医学—道德论的公共讨论、或是对手淫致病的传统研究都不能作为惟一的原因来解释手淫文化得以传播的真正缘由。如所罗门医生、高斯以及霍德森之流的畅销书虽然不具任何学术意义,但他们表达了与卢梭《爱弥尔》一书相同的观点,即手淫对伦理道德危害深重,正是在道德危害的基础上才产生出医学的危害。那么,普通大众是如何理解并接受这些哲学家、学者,甚至如所罗门医生之类的庸医所提出的道德警告呢?对于这个问题,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关于手淫如何从伦敦传播至整个世界的讨论并不能完全解释(心急的读者可以跳至第四章和第五章寻求答案)。但是,有关手淫的道德讨论有着自己的传播渠道,这些渠道在手淫致病论的影响逐渐消亡之后,逐渐得以增加和扩张。

  无论是通俗文学或是高雅读物都一致认为,手淫的根本问题在于这种行为自我满足的特质。它使人们幻想得到的那种不受约束的性享乐成为可能,无需任何人或任何东西,因为所有必需的物品——欲望以及满足感——都存在于个体自身。“手淫者身上永远具有实施这种罪恶所必需的手段、工具以及动机”。“没有任何理由,只要有这种想法,就可以恣意妄为地任自己的身体受淫秽欲望的摆布;支配他们的是幻想,而非自然” (后面这句话翻译自四十年前出版的《百科全书》中关于手淫话题的文章,几乎一字不差)。阻止某种恶行发生的一贯性做法——避免受到诱惑——对于手淫这种完全起因于内在的行为几乎完全不起作用。与此相反,人们通常认为手淫行为十分猖獗,因为这种罪恶的吸引力无与伦比,而且没有任何制约的方法。此外,由于手淫总是由个体独自私下进行,也有些异端分子聚众手淫,因此对于某些人而言,它似乎是惟一可以逃脱社会谴责,并不受惩罚的恶习。人们通常认为,惩罚是制约恶行繁衍的有效手段。(《手淫》作者也曾宣称,他之所以著书将手淫这种恶行公布于众的原因之一,也是为揭露这种行为的私密性。)例如,有些女子由于惧怕丧失名誉而不敢偷情,但是她们却可以通过手淫来毫无顾虑地满足自己的欲望。“还有什么能够阻止这种令人憎恶的癖好频繁发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