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性 第一章 开篇综述(5)

作者:[美]托马斯·拉科尔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本书第六章将主要阐述当今的手淫文化讨论。首先,我们从这一章节中可以得知,18世纪早期至20世纪早期,性行为学和心理学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以往的那种浓厚的传统。手淫被视作是个人成长道路上必经的一个阶段,在合适的时间摒弃这种行为成为迈向成熟、形成健康心理、遵循社会传统的一个标志。弗洛伊德是这种思想的代表人物,他的观点成为众多研究争议的焦点。

  20世纪的后四五十年里,对手淫文化的讨论再次走向一个新的阶段。自50年代起,随着六、七十年代女权主义运动的发展,以及受后来的性别战争及最后20多年里掀起的世界范围内的同性恋运动的影响,手淫文化逐渐成为广大社会争议的焦点。从来没有一种性行为像手淫这样可以不受限制地恣意妄为,与家庭或遗传也无甚联系。手淫所具有的时断时续、充满幻想、完全自我的特质曾一度令18世纪的学者们感到极为困扰。之后在弗洛伊德的学说中,它又被理解为一种人类自婴儿时期就具有的性能力,普通正常人随着文化的积累,则完全可以摆脱它的影响。而在今天,手淫被理解为一种体现个人意志的行为,一种实现自由的手段,或者在某些人的观点中,是堕落和绝望的一个标志。这种自我愉悦的性游戏在某些人看来是人人追求的理想天堂,在某些人眼中则是万人唾弃的卑鄙行径。在这一章中,读者既能读到惠特曼(Walt Whitman)对手淫浪漫极致的描写,也能看到对这种行为“自我放纵、自我中心、恣意妄为”的痛斥。

  由此可见,手淫文化的历史经历了三个阶段,前两个阶段的影响至今依然存在——卢梭和弗洛伊德的思想仍然备受推崇。首先,在18世纪时,手淫这种个体性行为就被理解为展现个人与外部世界关系的一种表现。它好比一个十字路口,成年男女或少男少女如果缺乏细心的照料和正确的引导,很可能会走上一条不归路。在那里,他们所体验到的快乐、幻想以及自我投入都是错误的。这种错误的选择虽不至于罪恶深重,却会导致病态和堕落,因为它是一种不受宗教所控制的恣意妄为。之后,弗洛伊德的学说带来一场革命,也使手淫文化进入一个新的成长阶段。手淫不再是一个会将人引入歧途的十字路口,而是一个人必须以正确的方式经历的一个阶段。每个人都要经历这样的挣扎,摆脱这种自体性游戏的影响,而成为对社会有用的自我。在手淫文化的最后一个阶段,手淫行为被认为是自恋、自爱的一种体验,也是自我满足的一种形式,它使每个人在与他人形成各种关系的同时,不会丧失自我。这种曾被哲学家们认为是自我毁灭的行为,现在对于某些人来说,已经成为实现自我的手段。与远古时期不同的是,这种曾经只属于有闲阶层或贵族男性的性游戏,在当今社会几乎可以被各种人群所接触。当然,关于手淫文化的这些发展并不总是脉络清晰、直线向前,其中也有迂回曲折,反反复复。但首先,让我来细述手淫文化的历史进程,以展现这样一种隐秘的恶习是如何在300多年的时间里成为备受关注的性学话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