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性 第一章 开篇综述(4)

作者:[美]托马斯·拉科尔

  然而,对于什么是所谓的“现代自我”,学者们一直争论不休。但我想说的是,在我这本书中所涉及的人物,无论知名与否,都不约而同地十分关注这样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个体的自发性如何与个体和他人之间的联系互相协调?或者换言之,这些人一直都致力于发现一种内在的法则,以使个人主义和自由成为可能。

  回顾近200年的文化历史、性别历史、以及个人主义历史,究竟是什么促使手淫成为如此重要的一个中心话题?对于这个问题,我将在第五章、第六章详加阐述。在这之前,我需要先阐明其他的一些问题。首先,在下一章,我将追寻手淫发展的足迹,阐述其作为一种引起文化共鸣的性行为,从18世纪早期发展到今天的历史进程。这一章的内容不仅展现《手淫》这本小册子是如何从一个小范围的生存环境,以极大的适应性传播至一个国家,进而一片大陆、最后遍布整个世界的,也将阐释这本小册子所反映的问题成为一个众人瞩目的话题的全过程。(同时,作为一项创新之举,我也会透露给大家这本开创了先河的小册子的匿名作者的真实姓名。)

  现代手淫文化是如何成为现代性学研究的重要话题的呢?为了阐述清楚一问题,我认为,对于手淫现象的研究始于1712年。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手淫这一行为始于1712年,或者说从1712年才开始讨论这一行为。本书第三章的内容讲述的是1712年之前手淫的历史。起初是从医学角度,进而延伸至性学以及伦理角度。这一章的内容由《圣经·旧约》中俄南(手淫Onanism一词因他而来)的故事而起——尽管也许他本人并非是一个手淫者,还包括后来犹太文献中对于俄南是非的评价,以及2000多年以来,一直到启蒙运动前期,基督教文献中有关手淫现象的评论。与1712年之后的历史相比,这段早期历史显得略微苍白、凌乱,也许有些偏离主题,而且,谈论的主体也无外乎成年男性。然而,这段历史告诉我们的是没有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说,通过对其他性行为的严肃思考,这一章所揭示的是性伦理中受到遮蔽的一面。因此,我们可以说,第三章的内容与本书的其他内容是几乎相反的。如果说手淫现象在18世纪之后得到了充分的重视,这一章则揭示了为什么在此之前对它的研究几乎无人涉及。它证明了对手淫的讨论完全属于现代性学的范畴,手淫是第一个在民众中普遍存在的、两性机会均等的恶习。

  下一个需要解答的问题就是:在启蒙运动的早期,究竟是什么使人们突然对手淫这一问题如此惴惴不安?肯定不是因为当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实施这种行为。不管当时情况是否如此,我们已无从得知。18世纪时的人们并不认为这是个严重的问题。而且对手淫的反感也并非出于对性享乐的反感。那种认为手淫会导致精液损失的论调更是古代医学的陈词滥调,也并不能构成人们对少男少女以及女性的手淫行为感到困扰的原因,因为女性在手淫这种高潮游戏中所得到的只是幻想和欲望。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简单说来,有三个因素可以被视作是这种自我性游戏使人们产生恐惧的原因。一、在一个推崇透明的年代里,手淫是一种隐秘、不可见人的行为;二、这种行为如同上等的可卡因,容易导致无节制的纵欲,这是其他任何一种性行为都无法相比的;三、这种行为无法在现实中被限制,因为它纯粹是幻想的结果。

  在第五章里,我们可以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了。正如我先前所言,手淫的历史部分地反映了道德上具有自我意识的现代主体是如何形成以及发展下去的。具体而言,对于为什么手淫问题会变得如此紧迫这个问题的回答,将同时有助于我们理解为什么这种行为的核心本质——幻想、纵欲、孤独、私密——会令人如此担忧。现代文化鼓励个人主义、自我主张,却容易导致为我中心论和恣意妄为。这种文化认为,社会个体总是不满足于现实或本身所有,而幻想拥有更多,但同时他们也懂得适度的克制和调节自我的欲望和幻想。现实的准则并非来源于外部世界,而是来源于自身。手淫是自我优越心理的性行为体现,是为达成现代文化目标而斗争的心理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