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性笑話燃起愛的烈焰

這些事我原本都沒有太多的感覺,因為我們彼此曾經有過的情素有過的機會,都已經在各有各的婚姻家庭後成為前塵往事。

直到那一天,她生產後我們幾個同事去探望她。當她虛弱的身影映入眼簾,當她凝視著那熟睡中的新生兒,我忽然有一陣強烈的椎心之痛。

我忽然感覺,那個孩子應該是我的血脈,那在旁邊照她虛弱身體的男人,應該是我,那每一個晚跟她同床共眠的男人應該是我。

回家後,我有了一個決定,我要用辦公室戀情佔有她。把我曾經對她有過的愛意,放大為一種強烈的行動,用嫉妒催化自己的勇氣,大膽對她告白,給自己半年的時間,熱烈的追求她。


每對夫妻性生活,都有自己的「模式」,我和老公做愛時,他那張嘴巴特別「油」,凡乎自始至終說個沒完,尤其是在性前戲階段,他有說不完的「性」林笑話,經常逗得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比如昨天晚上,我們做愛之前,照例相擁而臥,互相撫摸,他一邊摩挲著我的身體,一邊給我講了幾個性笑話:

「我們單位的鍋爐工老王,今天乘公交車上班的時候,有個好漂亮的年輕女人緊緊地靠著他,那一身的香味刺激著老王的鼻孔,叫他渾身癢癢的,那感覺好極了。他讓她靠,反正我是男人不吃虧。車到了站,老王下了車,一摸兜,錢沒了。他苦笑著搖搖頭:媽的,我開始以為那女人是作風問題,現在才明白了,原來是經濟問題!」

我聽了忍不住笑:「你又在撒謊,你們科研所根本沒有鍋爐工!」「我們科研所有個劉嫂,這不假吧?」「是個姓劉的中年女性,她怎麼啦?」「她老公在一家虧損廠當廠長,有一天,劉嫂去廠里看老公,正好瞧見老公的女秘書坐在他的大腿上。廠長一見夫人駕到,忙把女秘書推了下去,嚴厲地說:‘總之一句話,我們廠哪怕再困難,也不能只有一把椅子’!」我又是一陣大笑。

有個結巴青年去理發,走進了發廊,他指著自己的頭問:‘小姐,搞,搞一次多少錢?’小姐笑眯眯地回答:‘搞一次一百元。’青年結巴著說:‘搞搞搞……’小姐以為他要‘瀟灑一回’,忙把衣服脫了,只剩下三點式。青年一邊後退一邊繼續說:‘搞,搞,搞不起,我,我,我錢不夠。’他轉身跑出了發廊。」

這個笑話差點叫我差點笑得背過氣去。笑罷,我問道:「你在單位也說這種性笑話嗎?」老公歎了一口氣:「哪能呢!在我們科研所,人們個個衣冠楚楚,不是紳士就是淑女,說話、走路都一本正經,不苟言笑,誰還敢開這種玩笑?就因為在單位太嚴肅太古板大壓抑,所以我要在家里放松放松。如果老婆不愛聽,那我就不說了。」其實,說心里話,我很喜歡聽這種性笑話,有時,他的一個性笑話,或者其中一句很葷的話便可以挑起我的情欲,甚至很容易使我達到性高潮。我笑道:「你說吧,我聽著呢!要不,你那些不人流的性笑話上哪去發表呢?」

接著,他又講了一個更葷的性笑話,不等笑話說完,我們就迫不接待地摟成一團。我發覺,把有趣的性笑話當作夫妻前戲的一種輔助手段,這對詡し⒎蚱拗淶男孕巳ご笥幸媧Γ惺鄙踔粱岵⒏圖暗男Ч?

有一回,我們在性前戲階段,他又在發表高論,我故意煩他:「你怎麼這麼多的性笑話呀?過夫妻生活,要此時無聲勝有聲,靜悄悄地領略其中滋味有多好?」他沉思片刻,說:「我和你說性笑話,有兩個原因,其一,它可以喚起我們的性興奮,俗話說,性可以助興。」「第二個原因是什麼?」「第二,我們人類性愛不同於低等動物。小時候我家很窮,念初中過暑假時,我上工地做小工,挑石灰桶上手腳架,一擔石灰桶壓在肩上沉甸甸的,吭哧吭哧地往上爬,滿頭大汗一直流到腳板,那滋味至今難忘。後來,我帶了一個小型半導體在身上,一邊挑石灰桶,一邊聽聽音樂,嘿,挑擔上手腳架不累了。我與收音機之間的交流使沉悶的勞作變成了愉快的享受。你知道這是什麼原因嗎?」我點著他的鼻子嗔道:「你把我當作收音機了?」「沒錯,我和你不斷交流,這‘活兒’再重再累我也覺得甜!人有兩面,一是人性的一面,二是動物性的一面。如果我們都不做聲,只會吭哧吭哧地幹,那豈不只剩下動物性的一面了?」「油嘴!」

「本來就是這樣嘛,你看古代人,他們在進行繁重勞動時,發明了喊號子,號子聲能使他們減輕負荷,並使他們感到愉悅。再者,你看動物求愛,雄性動物為了勾引雌性,它會發出震天的吼聲,鳥兒呢,則唱出婉轉動聽的鳴叫,以此提起異性的關注。民間至今保留的男女對歌,其實就是向異性求愛的一種極為原始的表現,所不同的是,動物鳴叫只是單一的表示,而我們人類卻會用語言去討好異性。比如歌曲《纖夫的愛》就是個例子,那哥哥唱道:妹妹你坐船頭,哥哥在岸上走。為了得到妹妹的愛,哥哥寧可當苦力做纖夫把妹妹拉到幸福的彼岸,馬屁拍到家了。嘿!這馬屁拍得有成效,你聽妹妹唱道:太陽落山後,讓你親個夠。請注意,這里的‘讓你親個夠’你別以為是接吻,你要是那樣去猜測就大沒有想象力了。」「那你怎麼猜測呢?」「讓你親個夠只是一句隱語,其內涵是‘讓你睡個夠’!」「又說葷話了!」「如果是簡單的接吻的話,那何必要等到晚上?白天在大街上接吻的年輕男女多的是,只是幹那事才一定要等到天黑才方便。」「你真富有想象力。」「你再往深里想:假如那‘哥哥’背了一天的纖,到了晚上只得到‘妹妹’一個熱吻,這種勞動與報酬之間不成比例呀!要我是哥哥,決不幹那種傻事。」「你這話不無道理。」

「由此,我想到了魯迅筆下的阿Q,他還真冤。」「阿Q怎麼啦?」「他是男人,也有性欲,他和纖夫哥哥一樣,也想女人,也想娶個女人生下個小阿Q哇!可是他的求愛方式太動物化了。你看,他愛上吳媽了,不知道像‘哥哥’那樣對吳媽討好賣乖,只會直通通地說一句:‘吳媽,我想和你睡覺!’一句話把吳媽嚇得大叫,結果遭到眾人的追打。要是阿Q也會給吳媽唱好聽的情歌,那麼,吳媽不但不會大呼小叫,而且說不准也會對阿Q甜甜一笑,唱一句‘太陽落山後,讓你親個夠’,那豈不是歡喜大結局嗎?人類在進化,所以求愛的方式不能太原始,要浪漫,有情調,有羅曼蒂克味,讓異性覺得愉快,樂於接受,阿Q不諳此道,所以求愛失敗。」

和老公做愛,我既可以享受肌膚乏親帶給我的肉體滿足,又可領略老公天南海北性文化的熏陶。他不愧是中文系畢業的高才生,說起性文化來頭頭是道源遠流長,聽他講述各種性的話題,的確是一種享受。

那一次,老公說了一個很葷的笑話,聽得我耳熱心跳,我不由嗔道:「你呀,根本不像知識分子,倒像個地地道道的莊戶人家!」老公一點不惱,反而笑道:「你知道不,人的一生離不開性,性貫穿著人的一生,不說別的,就說文學藝術,能夠流芳千古的,能夠引起轟動的,無不涉及到性,比如,國外電影《廊橋遺夢》、《泰坦尼克號》,贏得了多少中外觀眾的眼淚?外國文人最崇拜中國的文學作品首推《金瓶梅》和《紅樓夢》,這兩部作品的精粹也都是愛情和性。又如電影《紅高梁》,它能在國際獲獎,不也是赤裸裸地宣傳性嗎?生活中,最能引起人們關注的也正是性話題。所以說,平時人們說些性話題是人的本性。莊戶人家說起性事來為什麼大言不慚呢,因為那是他們自然的流露,不加雕飾,知識分子就因為他們有知識,所以覺得把性話題直截了當地說出來很沒面子,必須有包裝,這正是知識分子的虛偽之處。我在這里和老婆談性,何必包裝呢?」「聽你這麼一說,還是有些道理。」

「不過,說來你不信,我凡次參加省內外的筆會,那班男性文人,在客房里,在餐桌上,幾乎開口不離性笑話。你的笑話如果不帶葷還沒人要聽呢!」「真的?」「你要是有機會參加筆會就不會感到驚訝了!」「那你可以寫一本現代的《笑林廣記》呀!」

「我正有這種計劃。不過,眼下時機尚未成熟。喲,對不起,我光一個勁兒說話,把‘下面’的事情給忘了!哈哈,一心不能二用!來來來,抓革命的同時,不要忘了促生產……」一番調笑之後,我們重新燃起愛的激情。

我們在每次房事前,老公都有說不完的各種性笑話、性話題,有俗的有雅的,有民間流傳的,有書本記載的,聽得我心跳加速,聽得我心花怒放。為此,我們每次房事都是那麼融洽那麼盡興,這其中,老公滿嘴的性笑話真是功不可沒啊!有幸嫁了個這麼好的「性笑話大王」做老公,還真是我這輩子的福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