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爱时说的话可信吗?

当我们让男人说真话时,他有两个标准。一种是当他穿衣服时说的话,另一种则是当他全身光光时说的话。

早在远古时代,人们认为当你打喷嚏时,你离死亡是最近的。他们认为,打喷嚏时会使人的思维停止几秒钟,好象是一种假装的死亡。如果说打喷嚏是一种假装的死亡,那么男性在达到性高潮前的几秒钟则好象是他们生活的永恒。他们变成了无所不能的万能的上帝,可以驾驭任何一个行星。

不幸地是,那些难以置信的感觉会突然闪现于你的脑海。

答案只需3个字母“SEX”!

“昨晚,我告诉佳佳我愿意娶她为妻”,这是我的朋友马克在电话中对我的哀鸣。

“那时我们正在做爱(我说了那一席话)。当一切结束以后,她瞪大双眼看着我,我根本没有意识到我说的话,直至她抱住我问,‘你是认真的吗?’现在我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马克现在身处困境,因为那时他说话的状态根本是一种冲动。他是喜欢佳佳,或许有一天他会变得严肃认真,或许他会向她求婚,但是现在他只有25岁。是什么促使他这样说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只需3个字母“SEX”,“有时那种感觉真的太好了,我如何才能永远拥有它?在那一瞬间,你没有烦恼,没有其它更多的欲望。然后,突然地,气球瘪了。你会问你自己‘我刚才说了多么傻的话啊!’。”

那个泄了气的皮球预示着女人永远不该相信男人做爱时说的话。

哦…那无所不能又不朽几秒钟

29岁的阿兵这样回忆着说:“我停止了一次长达6个月的恋情。因为在我们相拥相抱,失去理智时,我告诉那个女人我爱她。”“我想我怎么能这么说呢?因为我还有再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欲望。”

这里没有刻意地谎言。只在那几秒钟,马克确实想一生一世拥有佳佳。

30岁的响泉是名律师,他是这样看的:“如果你真正觉着喜欢她,在那极度兴奋的一刻,有些话则会不加思索地从嘴中冒出来。我认为,那时的男人,他们的大脑处在另一种状态中。”

这里指的“另一种状态”是贪婪的状态。事实上,男人一生中最想达到的就是那几秒钟的无所不能的不朽。当性欲的火车向车站飞驶时,我们变得越来越贪婪。我们想要更多的感受、更好的感觉及更多的和更更多的。

“有一次,在我和我的妻子做爱时,我告诉她我想着她同时和4个男人做爱,”我的朋友飞哥自述着。“但是她冷冷地打断了我,我感到非常沮丧。当我们做完之后,她问我是否真的想着她和其他男人,当然不!要不是在那一时刻,我才不会有胆量真地去问她。”

当我们有很强的贪婪欲望时,任何事都变成了可能发生的事。嘿,我们是无所不能的。在达到性高潮的那一刻,每个男人都可以是比尔·盖茨。28岁的史蓟说:“那天下午我们一起去逛街,她看到了一件非常漂亮也非常昂贵的女装。那个价格是我们俩根本无法承受的。但是,几小时之后,我们一起回到我的住处。在我们做爱时,那件女装变得不再昂贵了。我说‘Oh,我的宝贝儿,我将给你买那套衣服’。我向她承诺了,我只好硬着头皮,近乎于伤心地实现我的诺言。”

Oh,天啦!真棒!

无所不能的不朽充实着他们。他们可以做任何事、买任何东西、做任何一个百万富翁。但是,他们越是感到无所不能,就越容易受伤害。

一位女性说:“男人就是宠物。只要是在适当的时候,你就可以抓到他。”“他们说最愚蠢的话,我从没把他们的话当真。但是有时我却知道如何让他们为刚刚说过的话感到尴尬。”

我想她这样做是对的,她没有逼着男人去实现他说的疯话。对我们来说,性就象是一种忏悔,一种被封在信封里的经验。任何在信封里发生的关于性的事,只存在于信封里。

莫莉说:“这不公平。男人总是去拈花惹草,并且大放狂言。而我们却只能呻吟着说‘Oh,是的,你是万物的主宰,Oh,天啦,是的!’然后就把它全部忽略?”

当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些是可以互换的。比如你可以突然大声叫:“我想做你的——让它一夜不断,我要让它耗尽”。当然没有人会把它当真。

男人们不会轻易地相信做爱时带着尖叫和气喘的绝对言辞,做为女人也一样不应该。只有那些相信人能预知天气和欧洲杯比赛结果的人,才会相信男人的裸体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