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間的色情

首先必須交代一下,這裏不是談「色情」,詞序不一樣,往往內涵也變了,正如「感性」與「性感」兩者不一樣那般。 夫妻是惟一合法的夥伴。但相處久了,這種「性」可能成爲了一種例行的「公事」或 「義務」,有的夫妻還硬性規定每周期的某一天做「那事」,這都有可能破壞「性」的迷幻色彩。

夫妻之間,除了工作、生活、孩子等話題,還有一個內容,與性有關,與情有關,這便是「情色文化」。它可能是夫妻間的一種玩笑,遊戲,調情,甚至撒嬌,賭氣等。而這些「內參」行爲,如果實施在他人身上,可能就是一種性騷擾,甚至是流氓作風。

還有一點,就是它們可能有別于其他大衆化行爲,有時,一些「行話」只有他們兩個人才會聽懂,並會産生一種暖昧又甜蜜的同謀之感。如有一對夫妻,喜歡給愛人的私處起別名,丈夫戲稱太太私處爲「奧斯卡」,太太則調皮地稱老公的那個地方爲「幹部」。

夫妻間的「情色文化」,雖不都與性主題有關,但因爲只局限于親密的兩人世界裏,故不會顯得肮髒,下流,反而很有情趣,散發出一種迷的的「情欲芬芳」。

夫妻間「色情文化」

比如有的先生爲太太買性感的內衣。「貼心」衛生棉等。這都是一些很美好的行爲;而男性往往喜歡開一些性趣味玩笑,對太太而言,那不一定是「黃」東西,反而見幽默的一面。朋友阿亮,他太太在臥室稱其「豬哥亮」,臨睡前,他都要飲一杯美酒助興。一次,他力請太太也喝幾口,太太不幹,他便說:「爲了酒後亂『性』,飲了這杯酒吧,寶貝!」他太太很聰明,聽出他話中有話,心圖「不軌」,便半推半就地喝了幾口……。

一位寫詩的女士,喜歡在每月農曆十六晚上(這裏指夏天),在涼席上撒了一些粉紅色玫瑰花瓣,顯然她是想渲染一種愛的氛圍。懷抱一縷清香入夢,他的丈夫一定會由感轉爲激動。有時,也來點俗的,像幽默笑慶裏說的那樣,丈夫晚歸,她便在餐桌上留張字條:酒在櫃子裏,菜在鍋裏,你的妻子在被窩裏! 風情萬種的表達,「媚」得令人心跳!

有個太太陪丈夫去看足球賽,回家的路上,顯得有氣無力。她老公爲激發她,「不懷好意」地說:「老婆,你今天好辛苦,我好心疼!回家後,我會好好那個那個……」臉帶一種邪氣十足的笑。

這位太太忍住笑,故意沒好氣地回答說:「什麽那個那個?今天姨媽(月經)來了,不行!」先生裝出一副無辜又純真的表情:「我是說要好好幫你拖地板、洗衣、澆花…… 」接著,又裝著大夢初醒的樣子大叫起來:「嗯——你好色喲!」

等丈夫在廚房裏手忙腳亂地做好飯後,太太俏皮地跑過去,在他耳邊悄聲說:「你好體貼啊,不過,你讓我飽暖,我也會讓你思淫欲哦!」

這便是夫妻的「情色文化」,好笑好玩輕松活潑,很真實,又有一點喜劇色彩。風流但不下流,似乎是「房中藝術」,但又有很大的生活彈性。真愛無法回避「性」,那又爲什麽要放棄它的情趣與浪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