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5旬老男人同居的生活苦不堪言




與5旬老男人同居的生活苦不堪言

導語:安林借口為我學習著想,在外邊不聲不響幫我租了一套兩居的房子。實際上,搬過去那晚我心裏隱隱約約就知道要發生些什麼。但是,我還是隨著安林一次次的裝扮著那個小窩。等到夜深時安林一把把我摟在懷裏的時候,我幾乎沒有點掙紮就把自己付出了。

與安林相識那年我剛滿20歲,隨著農村的滾滾打工熱潮來到了城裏務工。高中都沒上完的我自然也尋覓不到什麼好工作。後來,經一位老鄉介紹就來到安林老婆經營的川菜館。做了一名頂台上菜的服務員。

第一次見到安林的樣子很滑稽。安林的老婆那天不在,安林下班後就忙著到飯館招呼。誰知道他剛進門奔過去和一桌老主顧打招呼,就被捧著一海碗海參湯的我澆了個透濕。那天,當我知道他就是這個飯店真正的幕後老板時,心想自己肯定離炒魷魚不遠了。

沒想到那次澆安林海參湯卻澆出了我和他的一場孽緣。過了半個月不到,安林居然安排我到櫃台內做了收銀的工作了。原來,他老嶽父腦中風需要人照顧,安林老婆兩頭忙就有些暈頭暈腳了。

那段時間,安林一下班就往飯館跑。沒事時就坐在櫃台內給我嘮嘮嗑。他說像我這樣長的俊的女孩子沒有多讀書實在是太可惜了。他說如果我想學習,他可惜讓我去報那種成人上的夜校。而且,還會在工資上給予很多照顧。

那天,拿到安林遞給我的3千元錢時。我心裏一方面忐忑不安,一方面又感到熱乎乎的。說實話,在農村的家裏我上有哥哥下有妹妹。一直是個不尷不尬沒人疼愛的角色。安林對我的關心,讓我從心底裏感受到了一種被嬌寵的感覺。

安林借口為我學習著想,在外邊不聲不響幫我租了一套兩居的房子。實際上,搬過去那晚我心裏隱隱約約就知道要發生些什麼。但是,我還是隨著安林一次次的裝扮著那個小窩。等到夜深時安林一把把我摟在懷裏的時候,我幾乎沒有點掙紮就把自己付出了。

沒生活在農村的人,不會體會到農村女孩子的艱苦。在鄉下,好多女孩在父母眼中都是個賠錢的主。特別是那種有了男孩後再有了女孩的家庭。如果你沒有強大的承受力,你一定會感覺自己不是父母親生的。

後來,我一直想,自己這麼多年與安林分不開。是不是在他身上找尋著一種溫暖的抑或說是依賴的感覺。答案也許是肯定的。這個中年男人雖然年齡比我大20多歲。但是,舉手投足都有著一種謙和隨意的謙謙風度。與他在一起,我感到有種很依戀的感覺。

與安林就這樣不明不白的同居了4年,4年後,我們終於被他老婆發現了。他老婆那天披頭散發帶領幾個男女闖到了我租住的房子。幾個人手腳並用把我打得體無完膚。街坊看熱鬧的很多,但沒有一個人出手相助。那天,要不是警察來得早,恐怕我不被他們打死也被他們打成殘疾了。

安林到醫院看我時,已經是兩天後的夜裏了。他給我送了兩萬元錢。告訴我老婆近段看他很緊,讓我先回到老家避避。我回老家後,天天盼著安林早日接我趕回都市。但是,一連盼了將近半年都沒有他的任何信息。心灰意冷之下,我接受了一位相親的男人。然而,就在我和那個男人定親的那晚,安林突然風塵仆仆的從天而降了。他說他考慮了這麼長時間,還是放不下我會的這份情感。

我跟隨安林又回到城裏後,又住到了一個極其隱蔽的房子裏。安心做了安林婚姻之外的情人。與安林同居前前後後,我先後流掉了5個孩子。等到這次又被懷孕後,醫生告訴我如果孩子這次再被流掉。我可能一輩子都不能再做媽媽了。

那天,我在安林面前默默的流淚。堅持一定要生下這個孩子。安林堅決不允許,他說我如果堅持生孩子,別怪他翻臉不認人。後來,他幾次勸我流產都被我拒絕了。他一氣之下,就再也不登門,生活費也不給我了。

生產那天我自己找的出租到了醫院。陪伴我的只有一位同齡的老鄉。因為孩子是順產,我在醫院住了一個禮拜就回安林租的房子裏了。雖然安林一直生氣沒來看我。但是,孩子的出生總的來說還是讓我感到了新的希望與寄托。

安林後來來的時候一字沒提孩子的事,雖然孩子就在臥室裏安睡。他卻堅持坐在客廳裏與我談話。我們說話之間,孩子很響亮的哭了。我重回臥室把孩子抱出來準備喂奶,結果出來後發現客廳裏的燈,居然被安林刻意的關了。

黑暗中,我們兩個就這樣堅持著,對視著,任憑懷裏的孩子聲嘶力竭的哭著。淚流滿面之間,我聽安林說了句:“把孩子抱過來我看看吧”的話語,我趕快把孩子往他懷裏一塞,就跑到廚房哭著給孩子衝奶粉了。

安林那天雖然見了孩子,卻還堅持孩子一定要送人撫養。因為,他在家中已經有了一男一女兩個孩子。而且,他與老婆是根本不可能離婚的。所以,注定這個孩子的存在是很為多餘的。

男人的心理也很奇怪,我看到安林這麼不喜歡孩子。心都幾乎要碎了。負氣之下,我就四處尋找需要抱養孩子的家庭。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認為比較合適的家庭了。安林又以那戶人家條件不好,孩子過去要受苦拒絕了。

日子就這樣的爭爭吵吵,磕磕絆絆中一天天過著。漸漸的,對安林的心也開始冷了。我很想再尋覓一個能真正愛我的男人,結束和安林之間這種不明不白的生活。

但是,離開安林之前我必須要將我的孩子有所囑托。我讓安林想辦法,他說你自己種下的苦果你自己擔當。那次,氣憤之餘我撥通了他7旬老母的電話。電話通了以後,想起他母親有心髒病又把電話給掛了。

一天夜裏,不知為什麼,孩子一直拚命的嘶聲大哭。任我怎麼哄都無濟於事。我打電話給安林,讓他無論如何都要過來一趟。給孩子在診所輸了液以後,他開車送我們娘倆回去。路過街心花園時,我心裏很煩躁,堅持要下去坐坐。

安林把孩子遞給我,我沒有接,自顧自下了車,漫無目的的隨便找了一個凳子就坐了下來。

安林把孩子放在車上,堅持要我趕快回去他還要回家給老婆交差。我沒有動,他情急之下,劈頭蓋腦揮手朝我身上打了幾下就一人離去了。

我在街心花園心亂如麻的哭了一會兒,想起孩子就趕快起身準備回去。我以為安林已經抱著孩子回家去了。誰知就在離我不遠的一個椅子上,看到了他抱著孩子,佝僂著背的身影。

借著昏暗的路燈,我卻很明顯的看到了這個男人鬢角邊的隱隱白發。不知為什麼,想起當年那個男人身著西裝,溫和乾淨的面容,心裏突然有了一種澀澀的感覺……



關於美麗學院
這是一個傷害的時代,各種污染的殺手對於女性的肌膚造成嚴重的損傷;這是一個壓力的時代,無時無刻的壓力不斷摧殘青春,帶給女性更多的老化難題;這是一個必需更美麗的時代,在職場、在婚姻、在社會,美麗已成為一項無比重要的武器。
如何留住青春?在美麗的儀態與容顏中活出自信,是女性永遠無法畢業的課題。
為此,我們建立了這個美麗學院,用知識激發行動,幫助女性朋友們永遠美麗自信。
  • 上頁
  • 頂部
  • 下頁